翎赐寸心阳

弧至暑假
aph耀中心。勇冒荼岩。
凹凸世界all嘉
全职all喻all周不逆。

荼靡【续】

四.
       我啊……
       生活就这样继续进行下去,我照旧接THA的任务。
       我已经习惯了一边咳吐花瓣,一边周旋在各个古遗迹的生活。
       或许哪一天我不幸死在某个凶险的遗迹了,还自带白花殉葬的技能,嘿那多棒啊。
       春去秋来,我的身体似乎越来越弱了,咳出的花瓣几乎每一瓣都沾着血。
         头时常很疼,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里面一寸寸生长。
          我被包姐强行从一个未完成的任务中押回了我的小租房,她把我按在洗脸台上,说你能不能好好照照镜子。
          我抬头正对上镜子里的那个人,消瘦的下巴越来越尖,倒显得眼睛大的惊人。脸色惨白像白纸,嘴唇一点血色都没有。
        “好好看看你都成什么样子了。”包姐如是说到,然后便甩门离开,高跟鞋的声音渐行渐远。
         我仔细端详着镜中人的容貌,突然想笑。
          你怎么成这个样子了呢?
           笑着笑着我咳出了几片零落的荼蘼花瓣,落在我摊开的手掌心
           洁白柔软的花瓣带着血,妖冶的好像曼珠沙华一样。
           头突然炸裂般得疼痛,痛得我差点扶不住洗脸台。
           真的好疼,疼痛就像数枚利刃旋转切割着我的大脑。
            我死死咬着早已没有血色的嘴唇直到殷红的血丝在唇边蜿蜒开来。我伸出手贴着镜子,镜中人也用手贴了上来。
           大脑疼得混乱起来,恍惚间我看见了和陵中神荼破开天花板抢到自己面前,一把抓住丰绅锁住我喉咙的手。
         他的面容精致而冷酷,湛蓝的瞳孔里映出了我无助的样子。
           那时候,我就冷静下来。我知道他一定会救我,我不会死的。
            是的,他一直是我安全感的来源。
           “神荼……”我捂着疼痛没有丝毫减弱的脑袋,在潮水一般的记忆中,呢喃出这个名字。
             只有他。
             鼻子突然一酸,神荼离开这么久以来没落下的眼泪汹涌而出。
         “神荼……我好想你……”
五.
        我已经出不了任务了。
        我发现我右眼的视力越来越弱,但我一直没说。我清楚这一定是那个奇怪的病。
         这种状况一直到包姐来我家日常探望,我给她倒茶却没了准头的时候,她才一把抓住我的手腕,用手在我的右眼前做出一些动作试探。
         右眼仅剩的一些视力让我几乎看不清她的手。
       “我必须去找神荼。”包姐抓着我的手腕,用力程度让我皱了皱眉。
         我只是摇了摇头。
         没用的,包姐。你也不会找到他的。
       “这次你说什么也没用。”包姐抓起放在椅背子上的外套匆匆套好,她犹豫了一下身体微微前倾,轻轻拍了拍我的脸,“安岩,等我回来。”
         她的眼眶有些红,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个女强人这个样子。她很快直起身体,开门出去,急促的高跟鞋敲响声一直延续到远方,直到慢慢听不见。
       我走到镜子前面,用手捂住自己的右眼。
        好像……来不及了。
        捂住的手下,有什么在生根发芽。痛苦早已被我麻木,湿润的血沿着我严重消瘦的脸流淌下来。
        我拿开手,右眼的视力已经完全没有了。我看见镜子中的那个人,原本右眼的眼珠位置已经被一朵摇曳的白色荼靡占据,鲜艳的血还留在脸上。
       我抬手轻轻碰了碰这朵小花的花瓣,喉咙口已经没有了痒意,看起来是不会咳吐花瓣了。
       我突然想,这朵荼靡的存在,是不是可以当做,是神荼陪伴在了我的身边。
        真是……疯子一样的想法啊。
        这就是那种病的糟糕结果了吧,我的心里竟没有一丝波动。
       我用软布擦干净脸上的血,把自己抛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很快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我醒来的时候,身边站着胖爷,张天师,江小猪他们。他们对视一眼,却是什么也没说。
         我抬手摸了摸右眼里生出的那朵花,还在。
       “安岩……”江小猪开口。
         我摇了摇头,心里无悲无喜,也并不想说话,只想自己安安静静地呆着。
        张天师给江小猪是了个眼色,三人什么话也没说便离开了小租房,给我关好了门。   
        我坐在床上,用仅剩的左眼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的阳光,还是和以前一样灿烂。
         真冷。
六.
       我的记忆好像在衰退。
       这让我比较烦躁,我并不想忘记什么。
      我每天都坐在书桌面前拿着笔,很认真地写着安岩日记,为的就是在自己忘却之前把它们都记载下来。
       很多时候,我突然想不起一些细节。
       比如,我为什么能从那辆公交车上活下来?
        和陵里丰绅为什么没有能够夺取我的力量?
         我为什么最后要跑到巴黎去?
         贝希摩斯要夺取我的生命,那我不是应该死了吗?
          类似的情节还有很多,让我感觉一定缺少了什么,否则这些残缺的情节就无法连贯地连在一起。
         到底忘了什么呢……
         我有些懊悔地捶捶脑袋,早知道早一天记录也是好的。强迫症很烦人的。
          我习惯性抬手摸了摸眼眶里的花朵。
          是啊,我又是为了谁走到这个地步呢?
          脑海中闪过一个模糊的身影,我努力睁大眼睛,却还是无法看清。
          我想努力去接近他,却只能看他越走越远。
          算了,一定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物吧。
          我摸了摸我的心口。
          奇怪,这里为什么会疼呢?疼得我几乎无法呼吸,只有眼泪像坏掉的水龙头一样不停流淌。
七.
          我有些坐立不安
          每天都会有固定那么几个陌生人来看望我。
         两个胖子一个老头,他们看起来感情很好的样子,和我好像也认识。
        他们告诉我,我失忆了,他们从前是我的朋友。
        他们把我送到了郊外的一栋房子里,定期给我送食物过来,然后坐着跟我说说话,聊聊家常。
        他们真是很好的人呐。我感谢他们,他们连连说不用,说这栋房子也是用我之前在THA积累的钱买的。
        THA?哈,我这么有钱吗?
         我让他们给我说说我以前的事情,他们总是吞吞吐吐,只说我是一个很普通的人。我只记得我好像写了日记本,但是四处翻找也没找到。
         那就作罢好了。
         但总觉得忘记了很多很重要的东西,心里非常不安。
         我坐在门口的躺椅上,拿着一本书随便翻翻,停下来的时候就习惯性摸摸右眼眶里的那朵白色花朵。
         我已经习惯了这朵花的存在,甚至还感觉很亲切,安心。
八.
          今天有两个没见过的人来看我了。
          女子生的很美艳,身材也不错,是我喜欢的类型,要是以前我一定会想追她。
         唔,我为什么要说以前……
         她看着我,又看向了身边的男子。
         那个男子身材修长,眉眼淡漠,面容精致。最吸引人的是他那一双湛蓝深邃的瞳孔,特别漂亮,一不小心就会陷在里面。
         可奇怪的是,他看着我,好看的眉眼紧紧皱起,瞳孔里是我看不懂的神色。
          哀伤?懊悔?还是什么?
          我想得脑袋都痛了。
        “看到他这个样子,你信了?”女子声音清冷,但是眼眶有些红。
          “……”男子什么也不说,只是沉默着一直盯着我,我有些不自然地伸手摸了摸眼眶里的白花。
          男子向前一步想伸手触摸我的右眼,我下意识躲开,捂着右眼往后缩了缩:
         “别碰它。”
          “它很重要?”男子的声音低沉,却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对。”我很干脆地回答,“很重要……恩,就像凭证一样。”
          “什么凭证?” 
            那一刹那,男子的面容和手下那朵花柔软的触感突然全部交织起来,砸进了我的大脑中。
           一个又一个陌生而熟悉的场景在我脑中伸展开来,一个又一个碎片交替,相同的身影在我脑中不停闪现。最后一切回归最原始的空白。
          刚刚……好像记起了什么,却又好像什么都没记起。但是心里却很疼。
          “我好像弄丢了一个人。”我小心翼翼蜷缩在躺椅上,观察着男子的脸色回答,我怕他把我当成疯子,“我想不起来,这朵花,大概就是他出现过的凭证吧。”
         女子愣了一下,转过身用手捂着眼睛,肩膀有些颤抖。
       “但他回不来了。”
       “我不记得,但是以前的记忆残留是这么告诉我的。”
        “虽然我真的记不得他是谁。”
        “你……你是那个人吗?”
          我小心翼翼地问完,立刻把自己缩得更紧一点,几乎想甩自己一耳光。
          怎么嘴这么没遮拦,随便逮着一个陌生人问人家这个问题?
          午后的阳光很好,和以前一样,暖洋洋的。
         男子转过身抬头看着不知名的远方很久很久,最后复看着我,犹豫了一下,俯下身揉了揉我的头发。
       “二货……”
       “你说什么?”他的声音太小,我完全没听清楚,不得不追问了一句。
         “我不是他。”男子直起身子,径直向院子大门走了过去。女子有些惊疑地看着他。
          男子快走到门边的时候停顿了一下,声音低沉沙哑:
         “你要找的那个人,他死在了离开的那一天。”

end
         
    完结,我是亲妈。     
      
 
        
       
 

        
        
        
      

评论(30)

热度(45)

  1. 三知更半夜翎赐寸心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