翎赐寸心阳

弧至暑假
aph耀中心。勇冒荼岩。
凹凸世界all嘉
全职all喻all周不逆。

看完20集的脑洞/////[荼岩]

    我真的是亲妈哦。
     19集的怨恨就随风散去吧我迎接甜甜的20集和无限脑洞。
     甜文放心食用。

    神荼解开自己手上的定身巫后,很淡然地拍拍身上莫须有的灰尘,亮出惊蛰,抬眸打量了一下安岩与地面的距离。
         他微微前倾身体,小腿蓄力用力一蹬,整个人便一跃而起,左手握紧插进墙壁的惊蛰,右手轻轻地按在了安岩手上,力度控制得很好,像是怕疼到他。
         安岩有些惊讶地侧过头,正对着神荼认真的脸庞,双眉紧锁,湛蓝深邃的瞳孔永远流转着一种能让自己着迷的光芒。
        神荼离安岩很近,温热的气息轻轻洒在安岩的脸上。他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地看着神荼白皙的面容,俊美的眉眼,高挺的鼻梁,还有那永远抿成锋利的一条线的嘴唇,带着淡淡的粉色。
         安岩不自觉咽了咽口水,但立刻反应过来自己在干什么,有些尴尬地红了脸,但就是舍不得转过脸去不看他。
          安岩突然想到,自己之前仿佛小孩子耍性子一样不理他那么久,他倒是什么也没说,只是在每次自己故意和他保持距离的时候,静静地看着自己。
          当时他被心魔魔怔了,赌气闹脾气,一切都觉得理所当然。现在想来,安岩倒是觉得心里非常不安。听胖爷详细描述之前在西夏王陵的事情来看,神荼为了救自己可以算是不惜生命,自己却陷入心魔当中无法自拔。
         无法保护神荼,还一直拖他的后腿,需要他来救自己,一直都是安岩心中的郁结。神荼或许看出来了,或许没看出来。
          安岩本就是一个藏不住心事的人,内心戏这么充分,脸上是完完全全地表现出来了,一丝不差。神荼看着他脸上多变的神情,因为阿赛尔而沉重的心也不由柔软,大概能猜出他在想什么。
          乌力希倒是忍不住了,一直在嚷嚷着快帮他解开这定身巫,一点也看不下去神荼給安岩解的时候那小心翼翼的迟缓动作。
          谁要跟你解定身巫了,神荼只给我解好吗?安岩心里的优越感突然冒出来,压都压不回去,这种认知让他忍不住眉眼一弯,嘴唇一斜,笑得狡黠而可爱。
        谁知还没笑完,阴影突然覆盖了上来,安岩惊吓得睁大眼睛,满眼都是神荼放大的面容和那冰蓝色的瞳孔,嘴唇被一片柔软给覆住,反复吮吸着,舔吻着。
         你大爷的疯啦,在这里?旁边还有个电灯泡呢?对面还有摄像机呢?[bu]
         但安岩还是很投入地张开嘴,伸出舌头与之交缠。神荼吻的力度很大,仿佛要把他口中的空气全部吸走,让安岩与自己融为一体一样。
          安岩被吻的差点无法呼吸,解开定身巫的那一瞬间全身无力只能下意识伸手攀住神荼的肩膀。神荼这才放开他,一手拉住他的手臂,另一只手托着他的后背,一个转身稳稳的回到地面,冷静地抬头看着乌力希。
          乌力希目瞪口呆。
          太犯规了啊,趁摄像机切换到我这边的时候你们俩干这事!要不要脸!冷冷的狗粮拍在我脸上啊!你们还装!先把大爷我放下来啊!
         安岩被亲的晕晕乎乎,正拍着脑袋力图拍醒自己的时候,听到身旁神荼低沉的嗓音:
           “二货,你只要和我并肩就足够了。”
           他愣愣地抬头,正看到神荼低头看着他,嘴角有轻微扬起的弧度。
           是的,只要我们并肩,就足够了。

end
        
       
         
        

评论(8)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