翎赐寸心阳

弧至暑假
aph耀中心。勇冒荼岩。
凹凸世界all嘉
全职all喻all周不逆。

夜袭

觉得最近写的有些多,这个写完大概会放一放。
我是亲妈,再次强调。
以及谢谢兔子提供的梗,不知道怎么艾特你,但是你肯定会看到的吧√

正文

     神荼一直觉得安岩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些鬼鬼祟祟。
       每次找他出任务的时候,这家伙都慌慌忙忙把门打开一点点,把自己的头挤出来,身体挡住神荼的看向门内的视线,带着有些讨好的笑容对着神荼说麻烦你在外面等一等,然后啪得关上门。
       神荼站在门外,面无表情,实则内心波涛汹涌。
        从一开始遇见安岩到现在,这个简陋的有些可怜的小租房,神荼不知道进来了多少次,但现在却被拒之门外?
        神荼心里有些不爽,觉得安岩肯定有事情瞒着自己。如果是别人这样,他倒也无所谓。只是对象是安岩的时候……
        神荼蜷起手指握成拳,轻轻捶了捶自己的太阳穴,看了看紧闭的门,在狭窄的过道上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不知道什么时候,安岩成了自己的死穴。只要遇到有关安岩的事情,自己似乎就失去了一向引以为豪的自制力。
          可安岩现在明显有事瞒着自己,神荼内心有些失落有些纠结,但在安岩换好衣服迅速出门关门的时候,全部化为一脸的淡然冷静:
       “你太慢了。”
       “下次注意,下次注意哈。”安岩笑容几乎能算得上是谄媚。
         神荼想开口问他怎么了,想了想又闭上了嘴。怎么能没个铺垫什么的……也问不出口啊……
         神荼有些闷闷不乐,甚至觉得有种失恋的感觉。整个任务过程他板着脸一句话都没说,心里倒是期待着安岩能问他一句怎么了,然后他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反问他。
         但是他忽略了一件事,自己从来都是摆着一张冰山脸惜字如金,所以安岩自然觉得一切正常。
         神荼大爷有些生气。于是一出完任务他就潇洒地走了,一句话也没说。
         安岩站在他后面挠了挠头,觉得还是挺正常的,于是乐呵呵地回自己的小租房去了,继续把门一关不知道在干什么。
          夜晚,灯红酒绿,酒吧里喧嚣迷醉,只有一处因为超强低气压而形成一个空白圈子,无人敢靠近。
          张天师和王胖子坐在桌子对面,大眼瞪小眼。在他们对面,神荼非常冷静地一杯接着一杯喝着酒,丝毫没有醉意。
         “以前没看过小师叔喝酒,没想到这么能喝。”张天师捋着胡须一脸敬佩。
          “嘿老张你看,这酒吧里美女真多。”胖爷暗搓搓手,眼神有些放浪猥琐。
           等等。神荼端着酒杯,感觉不对劲。你们不应该来问问我怎么了吗?不来问问吗?真的不来问问吗?
           张天师悠然自得地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啧啧两声连称好酒,果然不愧是小师叔选中的酒吧。王胖子已经起身整理他的着装准备向看中的美人展示自己帅气的一面。
          神荼手一抖,差点捏碎酒杯。
          我要你们何用?
          灌了自己很多酒的神荼,以实力验证了什么叫做好酒量,而且越灌思路越清晰,越灌那点小傲娇越消失的无影无踪。
         拿好主意,神荼起身,一拍桌子,吓得张天师呛了口酒,一边呛一边不住地拿眼神偷瞄这尊神不知道又在搞什么名堂。
         神荼决定——夜袭。
        夜袭多棒啊,神不知鬼不觉,何况以神荼一向引以为豪的身手,夜袭根本不在话下。
          如果他的师傅知道他拿着一身的本领去干这件事,不知道会不会气的吐血。
           趁着月黑风高,神荼站在安岩住的那栋公寓楼墙壁边,掂量了一下,便沿着水管蹭蹭蹭爬上了上去,爬上去的姿态也极其潇洒帅气。他翻身一跃便到了安岩住所的窗子外面,一手攀着旁边的钢管,刚准备提脚踹进窗去的时候,他听到了一些不可言说的声音。
          是安岩的喘息声,时断时续,时高时低,高昂处还带着千娇百媚的婉转。
          神荼差点身体一软没抓牢钢管。这喘息,他给满分,不怕骄傲……不对,重点自然不会在这个上面。
           神荼念了段清心咒后冷静地考虑进去后是把那先他一步干了这种事情的人砍十刀但起码留个全尸还是干脆碎尸万段。
            仔细考虑后他觉得碎尸万段不错,于是果断踹窗强行闯入,一个翻身稳稳落地,手上的惊蛰早已亮出。
           安岩被吓的差点尖叫,看清楚来人后当场傻在了原地。
          神荼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奸夫的影子。而看到的是一屋子的神荼挂件,徽章,手办,玩偶,等身抱枕……
          而安岩坐在床上抱着神荼的等身抱枕,,脸上还残留着激情后的红晕,睡衣松松垮垮地歪斜在一边,露出精致的锁骨。双腿张开,裤子褪到脚踝,右手才慌慌乱乱地从某个不可言说的地方撤开,并拢腿,企图抓过被子来遮掩。
          安岩欲哭无泪,脑中一片惊雷。
          抱着暗恋对象的等身抱枕撸的时候正好被暗恋对象看到怎么办,急,在线等。
          于是震惊中的他只顾着考虑如何处理这场事故,忘记了去质问某人翻窗而入的行为。
           神荼从惊讶到莞尔,只花了一点点时间。在安岩心乱如麻觉得可能和神荼连普通朋友也做不了的时候,他抬腿走向安岩,一只手按住安岩的肩膀,屈腿分开他想要闭拢的双腿顶进去,来回轻轻磨蹭着。
          “你……你要干嘛……”安岩目瞪口呆。
            神荼弯下腰咬住他柔软的耳垂轻轻撕咬,闲着的手灵活解开自己腰间的皮带,拉下拉链,还不忘松口在他耳边吹口暧昧的气息:
          “光靠抱枕满足不了你,要不要试试我?”
          

end
         
——————————
真的end了,至于车?油料不足无法上路。
 
     

评论(10)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