翎赐寸心阳

弧至暑假
aph耀中心。勇冒荼岩。
凹凸世界all嘉
全职all喻all周不逆。

长命百岁 荼岩

梗源于网络
虐梗,请谨慎食用,如有不适,退出即可。


        我醒过来的时候,阳光透过窗外树叶的的缝隙成斑点状洒在被子上,空气里透着暖意。
        我伸了个懒腰,感觉浑身轻松,根本不像从昏迷中醒来的一样。是的,在此之前的一个任务中,我被墓道里的机关重伤。在视线沉入黑暗之前,我看到神荼冲过来的身影。
         我不知道我昏睡了几天,醒来的时候就躺在家里的床上。
         是家里,不是小租房。在一年前,我已经和神荼确认了关系,买了一个宽敞的房子,正式同居。
         这事情虽然已经有了一年了,但是我现在想起来,还是会忍不住把微红的脸埋在被子里傻兮兮地笑几声。多棒啊,这么完美的男人是我一个人的,这是以前小心翼翼跟在他身后只能仰望的我所不敢想象的。
         我扭了扭睡多了有些僵硬的脖子,掀开被子下床。身上的伤口似乎快痊愈了,伤痕还在,但是一点痛楚也没有。我思忖着一定是THA送来的药,有钱人嘛,药也一定高级而昂贵,效果贼他妈好。
          我走到门口的时候,顿了一下。
          客厅的落地窗全部被窗帘遮掩住,严严实实,一丝阳光都透不进来,显得整个客厅死气沉沉,昏暗无比。
         神荼背对着我的卧室,坐在客厅中央的桌子边上,一手撑头,抬头盯着天花板发呆,一动也不动。
         哦天呐,他为什么要把客厅搞得这么昏暗?我之前可都有白天把窗帘拉开,让阳光透进来的习惯。他现在是要学西方的吸血鬼吗?
          不过,他心情看上去很糟糕。我没有看到他的正脸,但是从他的背影就能感受到这股压抑。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我非常担心。
        但是神荼如果不愿意跟我说的话,我也不会过多地追问。
         最多……像这样。
         我蹑手蹑脚走到他的身后,尽量不让对方察觉到自己的到来。然后整个人扑到他的背上,张开双臂搂着他的腰,侧过头亲昵地在他耳侧蹭蹭:
      “怎么了……不开心?”
        神荼明显是僵硬了一下,没有回过头,只是迟疑了很久后才开口:
       “没有。”
       “你还说没有,你安岩大爷我都看出来了。”我有些骄傲地松开一只手拍拍自己的胸脯,“这么及时地给你一个拥抱,有没有心情好一些?”
         我敏锐地发现神荼身体好像有点颤抖,但是下一刻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是我的幻觉吗?我在心里嘀咕着。毕竟从来没感受到他这么外在流露的……身体反应?
        神荼按住我的手臂,转过身低头看我,碎发有些长,形成了阴影遮掩住了他冰蓝色瞳孔中的一切神情。他的神色似乎有些恍惚,目光看向我的时候也没有焦点,但是嘴角微微的上扬依旧带着我熟悉的,只对我展现的那种温柔。
         他说,是,是。看到你,心情就特别好。
二.
         我缩在阳台上的摇椅上晒太阳,握着拳头放在嘴边,一脸侦探破案的严肃。
        神荼一定有不小的事情在瞒着我!绝对!以我安岩大爷的直觉来保证!
        我以为神荼对于我的话,只会回答一个“嗯”,但他竟然说了那么多?!一个,两个,三个……恩,说了十一个字!不带标点符号!
        好吧,不吐槽这个。他的神色看起来真不好,很让我担心。
         这么想着,我鬼鬼祟祟地瞄了一眼旁边正在削苹果的神荼。他正盯着手中的苹果,神情专注,阳光洒在他俊美白皙的侧脸上,削着苹果的手指骨节分明而修长,在阳光下透着莹白色。饶是快和他老夫老妻,呸,老夫,的我,也很没出息地再次看呆了。
         他好像没感受到我的目光一样,低着头继续削苹果。我也只好悻悻地转过头把自己缩成一个团子继续享受阳光。
        “安岩。”
        “恩。怎么啦?”
        “……”
          我有些莫名其妙地继续缩着身体。
          只是过了一会后,
        “安岩。”
        “欸怎么了怎么了?”
        “……”
          我终于忍无可忍,一下子坐直了身体指着他:“神荼你大爷的!喊我干嘛?喊完了又不说话,你想逼死强迫症啊!”
          神荼刚好削完苹果,听到我这话忍不住轻轻笑出声来。他这么一笑简直温柔至极,好像世界的阳光都蕴藏其中。
         对……我又没出息地看呆了。
       “苹果。”他把苹果往我这边一递,我便自然而然地伸手去拿。刚拿起苹果的那一瞬,他的另一只手突然有些试探一样的,覆在了我的手背上。
         微凉的感觉让我忍不住红了脸。这都同居一年了,老夫老夫了,怎么还玩这种纯情少女恋爱的戏码?
        神荼也没说话,只是握紧了我的手很久后才松开:“吃苹果。”
        我愣了愣,咬了口苹果,第一口下去的感觉就告诉我,这个苹果质量真不咋地。
         一点甜味都没有。神荼买苹果的时候一定给店家骗了。也难怪,水果什么的一向都是我自己去水果摊上挑选,这次我昏迷,只能神荼去。他什么都不知道,自然被骗了也不会发现。
         但是为了表示对神荼难得的劳动成果的尊重,我还是嚼得津津有味。
  三.
          我待在家里百无聊赖,扒着窗户往外看,觉得这种生活就是除了长赘肉以外一点意义也没有。于是我再次向神荼抗议:
       “我要回THA工作!”
       “不行,你还需要在家里静养。”
        “可我真的一点都不痛了啊!”我在原地用力蹦哒了几下,以示自己恢复得一点问题也没有了。
       神荼干脆不回答我了,低头专心看书。
       我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在摇椅上,在内心里愤愤地控诉神荼这是变相软禁。
        然而并没什么卵用,我照旧待在家里发霉长蘑菇,瘫在摇椅上。神荼照旧天天给我削苹果,我每天只能吃下一个,何况这次所有的苹果都不甜。但他空闲的时候几乎都在削苹果,吃不完的苹果就装在一个袋子里,拎着出门。
         我觉得神荼怪怪的,就单从这个削苹果的事情上来说,没事削一大堆苹果,他是在练习削苹果的速度吗?然后参加削苹果大赛?
         而且这么多削好了而且又不甜的苹果,他拎着去了哪里呢?
          于是我拿瘫在摇椅上的时间开始努力思考这个问题。
          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发现神荼站在摇椅前,弯下腰看着我:
         “安岩?”
           我吓得一激灵,差点没蹦起来和他撞个头:“干嘛干嘛?”
           “你别动。”他的嗓音低沉,修长的手探过来,先是轻轻触碰了一下我的脸颊,然后他好像确认了什么一样,微凉的手指轻缓地抚摸过我的眉毛,鼻梁,嘴唇……
        我有些紧张地闭着眼睛,任由他仔仔细细地抚摸我的脸。最后俯下身,在我嘴唇上印了一吻,温温润润的一个吻。
        我却不知为何,从中感受到了悲伤。不仅仅是从他动作里流露出来的,也是从我的心底油然而生的,让我忍不住想要痛哭一场的悲伤。

待续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