翎赐寸心阳

弧至暑假
aph耀中心。勇冒荼岩。
凹凸世界all嘉
全职all喻all周不逆。

长命百岁 荼岩 终章

四.
        神荼的态度很明显,他不让我出门,也不让我和江小猪他们接触,发个短信也不行。
        每天都会有很多电话打给他,他通通不接。只是会在下午一个固定的时间出门,一个小时后再回来。
        打开家门的时候,他总要在玄关处站一会,然后近乎是用小心翼翼的口气喊一声“安岩?”
         这种最近才出现的举动让我感到有些好笑,加上有些气他不让我出去,这一次听到他的声音时我故意闭着嘴巴不出声,就想看他到底要干什么。
          在两声安岩后还没有听到回答的神荼,身体很僵硬地一直站在玄关,然后突然像疯了一样地冲进来,仿佛找不到心爱玩具的小孩子,不停喊着我的名字,甚至步伐乱到了跌跌撞撞的程度。
         我第一次看到他这个样子,冰蓝色的瞳孔里隐约可以看到红色,整个人就好像……
         疯了一样。
         玩笑开大了?我连忙从摇椅上跳下来冲过去抱住他的腰身,把脸侧过来贴在他的背上,一遍遍地说:
       “我在。”
        神荼安静下来,很长时间都没有说一句话。最后,他按了按我的手,闭上眼睛嗯了一声。
         但我却忍不住地颤抖,心乱如麻。
         刚刚躺在摇椅上的我,分明看到他的目光扫到了我这一边,却又立刻转移。
         他没看到我。
         或者说……
         他……看不到我?
五.
         我趁神荼出门的那段时间跑了出去。
         我觉得这一系列自从我醒来就发生在神荼身上的事情,可能需要问问江小猪,张天师和胖爷他们。他们应该知道什么,否则神荼也不会禁止我和他们接触。
         跑出来我才茫然地发现,身边没手机,号码存在手机上,记不得。这要怎么联系他们呢?
        我有些懊恼地拍拍头,却在下一刻看到了从马路对面的花店里走出来的那三个熟悉的身影。
         好家伙,得来全不费工夫,原来都在这里啊!。
          说实话,很长时间没有看到他们了,现在乍一下看到,还是非常激动的。于是我隔着马路就开始大声喊着他们的名字,要他们等等我。
          江小猪他们的步伐立刻停顿住,三人转过身来神色复杂地往我这边看,还不停相互之间嘀嘀咕咕。距离有点远,我听不到他们的嘀咕声,但也看得出他们的神色比较惊恐。
         我觉得不太对劲,停了下来。他们三人互相说了什么,摇了摇头,神色从惊恐转为哀伤,然后抱着手中刚买的花走了。
          等等,你们就这么走了?都不理我?
          还是说……他们也看不到我?却能听到我的声音?
         我打了个冷颤,决定跟上去看看他们去哪里。
          走了很久,他们拐进了一个墓园,在众多的墓碑中选定了其中一个,把手中的花放下来。这时候我才看清楚那是白色的雏菊。
          我站在他们身后愣愣地看着那块墓碑,大理石洁白而光滑,墓碑前除了白菊,还有很多削好的,但已经烂掉的苹果。上面的照片,上面的名字,无一不指向我。
         我……死了?
六.
         江小猪他们三人离开后,整个墓园里只剩下了我。我绕着墓碑转了几圈,用手触摸上面的安岩二字,脑中有些恍惚,但也记起了不少事情。
         原来那天在墓道里,神荼并没有来得及救下我。我的伤势太重,死在了那次任务中。
         原来我早已是一只鬼,还在阳间停留的鬼。
        我终于意识到了这件事情———我已经死了。
          我抱着脑袋蹲在了墓碑旁,我回想起了这些日子的一切一切。
          原来神荼早就知道了一切。他看不到我,却能听到我的声音,只能通过声音来寻找我,来接触我。
          我感觉到了一种来自阴间的力量正在拉扯着我,想把我从这个阳世带走。原来,当自己意识到自己已经死的时候,就是踏上黄泉之路的开始了吗?怪不得,神荼总是不让我与外界接触。他害怕我知道,我已经死了。
         眼前一阵发黑,隐约中可以看到黄泉路上遮天盖地的曼珠沙华,妖冶如血。我扶着墓碑慢慢站起来,转过头便看到了神荼。
         他拎着一袋子新削的苹果,面容沉寂地在墓碑前蹲下,仔细地将一个一个苹果摆放好,不时抬头看看墓碑上的黑白照片。
         我感觉喉咙里有什么梗在那里,鼻子酸酸的。我低头看着他那一如既往俊美的面容,冰蓝色的瞳孔,高挺的鼻子,抿成一条线的嘴唇,近乎贪婪地看着。
         他还在继续认真地摆放着苹果,我恍惚记得有传言说,削这么多苹果放在人的床前,可以保佑他长命百岁。
         我捂着嘴,眼泪突然抑制不住地往外流淌。
         我说,神荼,别放了,我已经不可能长命百岁了。
         神荼的动作僵在了那里。
         他站起来,循着声音看向我的位置:
        “你还是知道了。”
          我那么小心谨慎,就是想让你再在这个世间多停留一会,想让你再陪陪我。
         但我知道,你终究会知道这一切,终究会离开这里,奔往你的下一世。
        他张开双臂,静静地看着我,说,我能再抱抱你吗?
         悲伤,痛苦,一齐涌上我的心头。我一步一步走向他,扑进他的怀里,就像以前每次做的一样。
          神荼用力地抱住我,好像要把我揉进他的身体里一样。
          他在我的耳边轻声说,对不起,我太自私了,我不该成为你转世的枷锁。
         我都懂,这一切我都懂。
         我推开他,往后退了一步,我感觉到我的身体在慢慢消失。
         “神荼!”我用尽我存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丝力气喊他,“我爱你。”
         神荼循着声音伸手想触碰我,但我清楚地看到,他的手指穿过了我的身体。他愣了一下,微笑了起来:“安岩,晚安。”
          我的面前,满地的曼珠沙华铺成了一条火照之路,我流着泪,一步一步踏上这条路,走向我的转世。我不敢转过头去看他,我怕我会腿软到无法行走。
         如果有来世,还想要爱你。
        神荼站在死寂下来的墓碑前很久,碎发垂下遮住了他眼底的颜色。
        很久之后,他试探着喊了一声:
       “安岩。”
         声音在空荡荡的墓园里回荡。
        他知道,这次不会有人回答他了。

end
   
           梗源于网络。
           我是亲妈,耶。
           
       
        
     
         
        
  

        

       
        
         
         
        
         
        

评论(9)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