翎赐寸心阳

弧至暑假
aph耀中心。勇冒荼岩。
凹凸世界all嘉
全职all喻all周不逆。

山有木兮[二]

慢热如我,还没放格瑞真正出场啊。
嘉九岁今天也在苦苦暗恋。 
——————————————————
 
       嘉德罗斯最终走出房间的时候,阳光透过窗户晶莹碎落一地,他抬起手掩在眼前抬眸看了眼天空,柔云翻卷金边。
  他盯着那片云看了半天。
  雷德来找他吃早饭,拐过弯却看见自家老大站在走廊里倚着窗户四十五度望天,似乎有着一种明媚的忧伤。
  雷德摸着下巴想着难得罗斯有这种小情怀,面前那人却已转过身来敛眸扫了他一眼。
  “我想吃棉花糖了。”
  “啊老大那我立刻去买!”
  ......好吧收回刚刚的想法。
  雷德既是好笑又是无奈。盯着云看久了就想吃棉花糖,嘉九岁果真是嗜甜如命,难怪那脸蛋肉乎乎的,看上去都想捏一把。
  当然,雷德并不是没有过这种冲动,但自从他喝醉酒壮着胆上去想捏一把,被嘉德罗斯直接用他那长长的围巾抽了一头包后,他就安分下来了。
  蒙特祖玛站在雷德身后,蠕动了几下嘴唇,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她是女孩子,自然比大大咧咧的雷德更细心一些,敏锐地发现嘉德罗斯情绪有些不对,但她并没有问出口。
  不应多嘴,嘉德罗斯大人总会有解决的方法。
  祖玛有这种信心,但嘉德罗斯却没有。
  这种糟糕的情绪是他从未有过的。
  烦躁得想要提着神通棍冲过去揪着格瑞让他和自己打一架。
  但此刻的嘉德罗斯只能安安静静坐在餐桌旁边,叼着一个面包嚼得腮帮一鼓一鼓的,然后顺带欣赏每天都会重复的表演。
  “祖玛祖玛祖玛!”雷德就像一只巨型犬一样在坐在餐桌前吃早饭的祖玛周身窜来窜去,肉眼似乎都能看见他身后摇得欢快至极的尾巴。
  祖玛咬下一块面包,目不斜视稳如泰山。
  “祖玛——”尾音拖长了耷拉下去,感觉受到冷落的大型犬垂头丧气窜到自己的椅子上坐下,戳了戳面前的面包,嘟哝着,“山有木兮木有枝啊——”
  祖玛面无表情却是无奈至极,只能抬起手象征性拍拍大型犬的脑袋安抚。
  拿着杯子喝牛奶的嘉德罗斯却呛到了自己,咳得雷德连忙蹦起来去给他拍背——“诶哟哟老大你慢点,没人和你抢。”
  嘉德罗斯抬手制止雷德的动作,安静擦去嘴边残留的牛奶。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不知道雷德又是被哪个恋爱小说灌入了这么文绉绉的一句话。
  嘉德罗斯一向不屑于这些,但这次却不知为何恍了神,脑中浮现出的竟然是格瑞那张清冷的面容。
  心悦君兮......
  嘉德罗斯手猛然一紧,玻璃杯就这样直接化为了粉末,乳白牛奶洒了满身。
  “老、老大......”雷德诧异地看过去,手忙脚乱去拿纸巾。祖玛抬起头蹙起了眉,却依旧缄默。
  嘉德罗斯抬起手握成拳敲了敲自己的太阳穴,长呼出一口气,往后重重靠在了椅背上。
  他恐怕是,中毒太深了。
  格瑞,格瑞。
  嘉德罗斯抬起手掩在眼睑上,突然很想哭,像他这个年纪得不到心爱物品委屈时本该会做的那样,嚎啕大哭,把一切糟糕的情绪都这样释放出去。
  山有木兮木有枝,
  木有枝兮,不如剪去。

评论(1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