翎赐寸心阳

弧至暑假
aph耀中心。勇冒荼岩。
凹凸世界all嘉
全职all喻all周不逆。

山有木兮[三]

  缠绕的情愫就像三月的野草,风一吹仿佛就能在心中呼啦啦长出一大片。
  他喜欢格瑞。但他也永远记得梦中格瑞的背影,化成无数无形的刀刃将他的全部骄傲贯穿粉碎。
  嘉德罗斯仔仔细细将那份小心思藏好,仿佛这样他就还能做回那个目无一切的大赛第一。山有木兮该如何是好,作为嘉德罗斯,他给出的回答是——木有枝兮不如剪去。
  他那样骄傲,不会容许这种莫名的情绪左右自己,让自己显得那样狼狈,因为一个人。
  雷德和蒙特祖玛都有些疑惑,以前的嘉德罗斯是恨不得追着那个白毛跑,现在却是领着他们尽往反方向跑,活生生有了种逃避的意味。
  但嘉德罗斯如意算盘还是打空了。
  熠熠金光透过丛林茂盛枝叶的缝隙倾洒一地,落在银白色头发上渲染柔光,流淌过烈斩刀身折射出独属于重金属的凛冽光芒。那双一向毫无波动的紫罗兰瞳孔就这么静静地映入了自己的模样......
  第一次,嘉德罗斯只想转身就走。
  还冲上去打什么打,他根本不想见这个人,尤其是他旁边还有一个围着他团团转的金。
  “咦老大!原来格瑞那小子在这边啊!”雷德探头仔细瞅了瞅,又抬起手揉了揉眼睛确认,突然兴奋起来,“我就说老大你最近怎么尽挑请报上他不在的地方走,原来情报有误......啊!”
  嘉德罗斯镇定地收回手,将神通棍从捂着头的雷德头上移开。
  祖玛虽然觉得这个动作已经做了很多遍,但还是忍不住扶额叹气摇摇头:“笨蛋。”
  嘉德罗斯心情复杂地转过身去面对格瑞,却敏锐地捕捉到了一丝轻到几乎湮灭空气中的轻笑声。
  转瞬而逝。
  仿佛有什么重重在心上敲击了一下,他一时竟有些眩晕。他抬眸死死盯着对面的格瑞,想从他一如从前的面瘫脸上找出一丝刚笑过的浅淡痕迹。
  他从未见过格瑞笑。
  “格瑞,你拦着路干什么?想打一架?”并没有找到,或许是幻听。嘉德罗斯有些失望地这么想着,却又试图以一贯的高傲语气掩饰内心。
  不,他怎么会对着自己笑呢?明明,连一丝目光都吝啬。
  嘉德罗斯克制着不去看格瑞,却又偷偷瞟了眼旁边几乎要贴到他身上的金,嫉妒如蓝色妖姬在心中一闪而过,化为了莫名的怒火。
  “你为什么又和这种渣渣在一起?格瑞,我对你太失望了。”
  他强迫自己抬眸正视那双眼睛,压低了声线重重咬出每个字。
  真是太糟糕了,这种情绪。
  可嘉德罗斯控制不住自己,当然——他直接忽视了金吵吵嚷嚷的反驳。
  “找你吃个饭。”少年的声线一如既往清冷而毫无波动。
  “你......”嘉德罗斯憋了满肚子的话突然全被这句话打散溃不成形,他忍不住握紧了斜在身后的长棍,回头扫了眼雷德和祖玛。
  都是难得的震惊。
  一向独来独往的格瑞,如果之前有什么令人震惊的,那恐怕是他突然多出一个能让他处处护着的发小。
  那么现在更是十倍于那种震惊。
  格瑞千里迢迢跑来拦路,就是为了邀请自己吃顿饭?
  嘉德罗斯深呼吸一口气,抬起手按揉了一下自己的太阳穴。
  这个世界疯了。

评论(6)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