翎赐寸心阳

弧至暑假
aph耀中心。勇冒荼岩。
凹凸世界all嘉
全职all喻all周不逆。

山有木兮[四]

32集真虐。但还是慢慢悠悠继续写瑞嘉。
——————————————————————

  嘉德罗斯相信这个世界疯了是有理由的。
  因为连他自己都疯了。
  神出鬼差,他伸手拦住了一脸“格瑞你脑子瓦特了吧”而正要发作的雷德和祖玛,率先向前走了一步,扬起神通棍直直指着格瑞。
  “你别想耍什么花样。”低低的声线毫无波动,却又带着些许不易察觉的期待,连他自己都不愿意承认的期待。
  “喂,你把格瑞想成什么人了……”金在格瑞身后探头探脑半天,终于觉得这种场面太过于尴尬,张嘴就去反驳,却被格瑞用一个眼神制止住。有些气闷,但他还是乖乖闭了嘴往后走了几步,踢起了小石子解解闷。
  鞋面撞击石子的声音沉闷,划破了此刻凝滞的空气,却更显得尴尬。
  “信不信,随你。”格瑞撂下这句轻飘飘的话后,转身就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等等。”有些急促的话语一出,嘉德罗斯自己都愣住了,在雷德蒙特祖玛惊诧的目光中破天荒微红了脸颊,只能拉起围巾掩饰。
  格瑞停了下来,背对着人看不清脸上是什么神色。
  “去就去,难不成还怕你?”嘉德罗斯梗着脖子强装镇定,“地点你定。”
  “明日此时,还在这里。”格瑞说,然后他便继续向前走去,不紧不慢。
  “格、格瑞你等等我!”金大梦初醒般连忙小跑着跟上人与之并肩,却时不时回头看一眼伫立在原地的嘉德罗斯。
  他握了握拳头,把所有的好奇全部收回心里去。
  比如,刚刚背对着他们的格瑞,在听到嘉德罗斯那句“等等”后,面容上浮现出的浅浅笑容。直到现在,金斜眼还能瞟见格瑞嘴角若有若无的弧度。
  年轻人啊。他双手交叠枕在脑后,仰头看着天装模作样长叹一声。
  
     另一边,嘉德罗斯屈膝坐在巨石之上,有些烦躁地握着长棍,时不时往地上捅个洞。
  “老大我跟你说,你年纪小,可不能相信格瑞那根老油条的话,这人呐表面说的是一套做的又是另一套,万一他吃着吃着掏出烈斩就把老大你斩了呢,万一他给老大你吃的东西里下点药呢,万一唔……老大你又拿棍子打我!”雷德终于肯闭上那张喋喋不休的嘴,双手抱着头蹲下来,苦着脸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控诉。
  “格瑞不是那种人。”嘉德罗斯皱着眉头活动了一下手腕,顺手又在地上敲了一个洞。
  雷德突然有点庆幸嘉德罗斯下手有分寸,并没有在自己的脑袋上也敲出这样一个洞。
  “笨蛋。”祖玛坐在一边安静的。于是又换来雷德嚷着祖玛我脑袋疼快给我揉一下扑过去,祖玛自然抬起手把他推至一臂之外。
  “嘉德罗斯大人,您真的要……”祖玛微低了眉眼,恭敬而带着些犹豫地问到。
  嘉德罗斯没有立即回答,他抬头望着天空中停留的一朵云凝神。
  虽然出于骄傲不愿意承认自己的那份小心思,但还是不得不去面对它。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由自主去追随那一抹身影,去嫉妒能够留在他身边的任何一个人呢?
  想要更多,更多地见到你。
  想要更加,被你注意到。
  尚且九岁的嘉德罗斯从一开始便是万人敬畏,身边还有雷德和蒙特祖玛这样忠心耿耿的属下,他不知道该如何做到这一点,也放不下那份自尊去低声下气。
  唯有以对战为理由。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去,当然要去。”嘉德罗斯收回停留在天空的目光,淡淡说道。
  他有预感,到时候一切会有所揭晓。但结局如何,他并不能预见。
  赌一把吧,他这么想着,那双鎏金瞳孔里逐渐又恢复了以往的桀骜。
  怕什么,我可是王。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