翎赐寸心阳

弧至暑假
aph耀中心。勇冒荼岩。
凹凸世界all嘉
全职all喻all周不逆。

山有木兮[五]

  不管嘉德罗斯在夜晚如何碾转反侧睡不着觉,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穿过窗帘的缝隙溜进来的时候,他叹了口气睁开眼睛。
  第二天还是到来了。
  他翻身下床披上衣服,踢踏着拖鞋到洗手间刷牙洗脸,一眼看见镜子里那个分明带着大大黑眼圈的人。
  嘉德罗斯咬着牙刷开始认真考虑要不要偷来祖玛的化妆品,在脸上抹点粉遮掩一下。
  敲门声很急促,让人怀疑门外那人下一秒就要破门而入。嘉德罗斯咬着牙刷满嘴泡沫,从鼻腔里哼出一声算是应允,于是便看到了雷德匆匆进门。
  “老大!”雷德满脸严肃,“我昨晚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你应该要带上一个东西。”
  嘉德罗斯刷了两下牙,点头示意他拿出来。对于属下的关心他还是很感……
  “当当当——”雷德喜悦得仿佛在献宝一般,把手中的防狼喷雾剂举起来给他看,“就是这个!我觉得老大你太需要了!”
  嘉德罗斯面无表情地喷了他一脸牙膏泡沫。
  
  阳光很好,透过树叶缝隙碎落一地的晶莹。嘉德罗斯踩过这些晶莹,穿过丛林,向着约定好的地方前行。
  由于格瑞指名道姓是要找嘉德罗斯一个人吃饭,而嘉德罗斯如此骄傲的人也不肯背地里多带人赴约,所以蒙特祖玛和雷德再怎么不放心也只能在丛林外止步。
  嘉德罗斯一边信步向前,一边仔细回味了一下刚刚两个属下送别自己的场景——怎么想怎么像害怕孩子被人骗的父母。他冷静地抖了一身鸡皮疙瘩。
  不过,对面是格瑞,这和从前所遇到的都不一样,嘉德罗斯突然又有些茫然起来。如果格瑞真的想要除掉他……
  “你来了?”清冷的声线穿过所有杂乱的情绪,准确到达心底。嘉德罗斯顺着声源抬起头,看见格瑞屈膝坐在面前大树的树枝上,一条腿垂下来似是很悠闲的样子,烈斩倒是没有负在他肩上。
  嘉德罗斯皱了皱眉,谨慎而不动声色地环顾四周,以他锻炼出的侦察能力查勘情况。
  的确是毫无陷阱,而格瑞甚至连烈斩都没有显形。
  ……还真想请吃饭?
  “你不信我。”轻叹声自上方传来,若有若无,仿佛下一刻就要湮灭在空气中。格瑞抬起手按了按太阳穴,撑着下面的树枝利索地一跃而下,稳稳着地。
  他站在嘉德罗斯面前,很近的地方。嘉德罗斯突然意识到这似乎是他们第一次心平气和地离彼此那么近,近到他甚至能听到格瑞的呼吸声。
  气势第一。嘉德罗斯一直信奉这一点,既然不太清楚对方的真正动机,那就不如先端出气势来压制对方。
  他翻转手腕将神通棍棍杵进地里,挺直了脊背,敛眸压出高傲的目光,然后扬起了下巴……
  不对,格瑞怎么这么高?
  以前只是远远地看,打架也跳来跳去根本没注意这件事,现在他才发现,自己竟然需要很费力地仰起脖子。于是,那摆出来的气势完全败在了身高面前,甚至还有点可爱。
  该死。
  嘉德罗斯迅速后退一步,冷静地把围巾往上扯了扯遮住半张微红的脸颊。
  “……噗。”格瑞到底是没料到这一突然的转折,脸有些绷不住笑了出来。
  嘉九岁太阳穴突突直跳,气得差点当场拔出棍子把面前这个人打进地里去。他迅速偏过头去,恨恨咬牙:“说吧,请我吃饭有什么事?”
  格瑞突然微微俯下身来靠近他的脸,面容的突然放大着实惊吓到了嘉德罗斯,他竭力克制住平日里训练出的想要屈肘把人顶开的反应,睁大了眼睛看着他。
  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喷洒在睫毛上有些痒痒的。那双紫罗兰的瞳孔一向深邃不见底,有些冰凉的指尖轻轻点在他眼睛下面,许久后才闻得格瑞那一如既往平静,却又分明带了点戏谑的声音。
  “我请客吃饭,就有这么激动吗?这么大的黑眼圈?”
  算了,还是不去克制自己的条件反射了。嘉德罗斯无不遗憾地这么想着,曲肘狠狠往他小腹那里顶,不带一丝犹豫。
  格瑞倒是反应很迅速地横过手来接住了这一顶撞,往旁边带了带化去力度,这才收手甩了甩。
  他直起身来,转身往前走去:“行了,跟我来吧。”
  “只是想请你吃个饭而已,没有恶意。”
  嘉德罗斯被刚刚那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得脸颊通红,此刻也只能强装镇定继续拉上围巾,抬腿跟上人的步伐。他看着面前近在咫尺的背影愣了愣,最终松手化去神通棍。
  也罢,暂且信这么一次,跟着他走吧。
  只是,真烦啊,一点也不喜欢看他的背影。
  嘉德罗斯冷哼一声,加快步伐去和他并肩,嘴里丝毫没有半分软意:“我可不喜欢有人走在我的前面。”
  格瑞没有回答他,在他看不见的那一边,嘴角略有些上扬的弧度。他想,嘉德罗斯还真可爱啊,高高在上的王,去掉光环后也只是个任性的九岁孩子。
  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安安静静地往前走去,清澈的阳光把他们的身形笼在了一起。

评论(9)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