翎赐寸心阳

弧至暑假
aph耀中心。勇冒荼岩。
凹凸世界all嘉
全职all喻all周不逆。

【索喻】无可救药「二」


4.
大眼瞪小眼。
  
喻文州只能在有些匮乏的词汇堆里翻出这个来形容现在的场景。他的脑中开始走马观花过去活的那些年的场景,那时候他还是一个成长在社会主义红旗下的无鬼神论者。
  
但现在,喻大队长开始怀疑自己过了个假人生。
  
罪魁祸首毫无所知地继续坐在半空中飘来飘去,他身旁那根很眼熟的手杖似乎有些不耐烦地抖了抖身体,幽蓝的粉末刷一下从顶端那颗晶石上洒落下来,兜了喻文州满头满身。
  
喻文州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抱歉抱歉,它有点不太乖。”
  
索克萨尔看起来有点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不动声色地从宽袍里探出手指狠狠弹了弹杖身。手杖委委屈屈地飞开,缩角落里去了。
  
“灭、灭神的诅咒?”
  
“是的。”
  
喻文州把目光从那黯淡了光芒写满了忧伤凄凉的手杖上移开,决定把话题扯回来:
  
“那要怎样你才不无聊?”
  
索克萨尔突然往前倾身,一下子便凑近了喻文州维持到现在神色不崩的面容。
  
温润的银灰瞳孔就这么映出自己的样子,温热的气息洒在脸上,有些痒痒的。银发垂过来亲昵地拂过脸颊。
 
喻文州万年平和的心跳突然跳漏了一拍。
  
妈的妖孽。
  
索克萨尔挑了挑眉,勾起唇角笑得柔和至极,唇间轻泻出的话语融着软风扑进喻文州耳侧。
  
他说,你陪我睡呀我就不无聊了。
  
喻文州面无表情地拿起账号卡,启动了荣耀后便插了进去。
  
“啪”的一声,就像花苞绽放时的声响,面前的人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电脑屏幕里一个缩小版的索克萨尔,拿着「灭神的诅咒」咚咚咚敲着屏幕,头顶上飘着大大的文字泡。
  
“无耻。”
  
彼此彼此。喻文州旋即拉开椅子坐下来,双手交叠撑着下巴,眨了眨眼睛笑得像个狐狸。这种敲击对他当然没有影响,愉悦的光芒在眼底流转着,看得屏幕里的索克萨尔背后寒风乍起。
  
“试试这样?”
  
喻文州抬手随意地敲了敲键盘调整了一下视角,索克萨尔僵硬地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地转了几个圈,甚至有些滑稽地举起了右手。

“这样是会崩我人设的。”索克萨尔目瞪口呆,头上又飘起了大大的文字泡表达抗议。
  
谁管你人设。喻文州这么表达。
  
索克萨尔终是不忍心看自己被操控着做出无数奇怪的动作,趁着喻文州松开键盘的那一刻乖乖举起了双手。
  
“我投降,我投降。以后mas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5.
喻大队长心情又愉快了起来。
  
他看了看时间,揣起账号卡向着训练室走去。当然,他也没忘了把卢瀚文喊醒。
  
睡醒的卢瀚文仍然对早上撞鬼的事情将信将疑,他一出门便一跃而起稳稳挂在了路过的黄少天身上——“黄少我们训练完后去一趟寺庙吧!”
  
“你小子看破红尘想要出家了还是怎么回事,我告诉你啊你可是蓝雨的未来可不能轻易放弃希望啊,有什么想不开的事情可以跟黄少我讲嘛再不行我们队长一看就是一个知心大哥哥的形象……”同样是刚睡醒的黄少天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战斗力丝毫不减地对着卢小朋友谆谆教导。
  
喻文州习以为常地叹了口气,拍拍两人的脑袋示意他们训练时间到了,这两人才立刻小跑着冲进训练室去。

扑哧。轻笑声在空气中漾开。
  
喻文州第一反应就是攥紧了手中的账号卡往旁边看去,见到半透明状态的索克萨尔才松了口气。
  
还知道用虚体出来。
  
这不是怕mas你又对着屏幕里毫无反抗力的我做出一些惨绝人寰的事情嘛。
  
索克萨尔抱臂笑眯眯的。
  
喻文州耸了耸肩,大步跨进训练室里去。
  
半小时后,喻文州揉了揉自己的手。屏幕里的索克萨尔终于得到了自由活动的时间,立刻解除了第一视角,盘腿坐下来。
  
“你那是鄙视的意思吧?”喻文州挑眉看着屏幕里那人的眼神。
  
“当然,手残成这样,和夜雨声烦他们一比,我这动作简直就跟乌龟一样。”索克萨尔毫不客气地杠上。
  
喻文州微笑着把手指按在了键盘位上。
  
“我错了。”索克萨尔立刻无奈投降。

评论(2)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