翎赐寸心阳

弧至暑假
aph耀中心。勇冒荼岩。
凹凸世界all嘉
全职all喻all周不逆。

【索喻】无药可救「一」

喜欢索克萨尔和喻文州到无药可救,捂着心脏说我要写他们写他们。
文设背景原著,索克萨尔西幻精灵背景。

1.
G市进入夏季的时间一向都是格外的早,大清早的空气里都带着点盛夏即将到来的喧嚣。
  
瑰丽的晨曦拂开天边朦胧的鱼肚白时,喻文州已经晨跑完,拎着刚出炉还冒着热气的一袋包子回俱乐部了。
  
每天早上的晨跑,还有对街王老头家的一笼包子,都是必不可少的。
  
喻文州心情愉快如外面破晓的晨色,刚踏入俱乐部门便看到卢瀚文神色恍惚地扶着门框像是在思考人生。
  
“小卢,今天起这么早?” 喻文州稍稍惊讶了一下这孩子今天的勤快,这个点怕是连黄少天都没肯起床呢。
  
卢瀚文刷地一下把目光胶着在喻文州身上,偏偏又带着七分茫然三分恍惚,活脱脱没睡醒的样子。喻文州一看便起了对后辈的怜爱之心,柔和了眉眼哄娃娃一样——
  
“再去睡会吧,小卢。回头我去叫你起床?”
  
然而他还没哄到位,嘴角的笑容刚绽到一半,卢瀚文终于清醒过来了,呜哇一声连扑带撞进了人怀里。喻文州被撞得一口血闷在心头,连连后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形。
  
这力度能把我的心肝脾脏肺撞出来,这孩子别是今天撞邪了吧?
  
喻文州腹诽着却不能说出来,只好抬手抚着小孩的背不轻不重,温着言语询问。
  
“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小孩嚎哭得那叫个撕心裂肺,就差糊个满脸泪水抽抽搭搭了。
  
“喻队,我撞鬼了!他会飘啊!”
  
喻文州的笑容瞬间僵硬在了脸上。
  
2.
喻文州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卢小朋友哄回房间里睡觉,并向他保证那一定是太困了产生的幻觉。
  
“真的吗?”卢小朋友缩在被窝里扒着被子,眨巴眨巴眼睛看着坐在床边的喻文州。
  
“真的,人太困呀容易产生幻觉,比如将梦里的场景重现什么的。”喻文州笑得春风拂面,拍着被子的力度柔和至极,“小卢你太困啦,好好睡一觉,起来还要训练呢。”
  
“再说了,要相信科学。”
  
喻文州说得自己都有点心虚。还好卢瀚文不疑有他,听到训练的字眼也觉得自己这状态不行,乖巧闭了眼睡回笼觉去。
  
待到他呼吸都均匀,喻文州起身替小孩掖好被角,转身小心翼翼地带上门。
  
他站在空荡荡的走廊上,深呼吸一口气,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我不是说,别轻易出来吗?”
  
喻大队长把自己反锁在门里,抱臂倚着墙对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平静地开口。光线从窗帘微阖的缝隙里溜进来,细小的尘埃散落。
  
“可是我无聊啊。”
  
和喻文州一样不温不凉的语气,只是尾音扯着绕了几个圈,硬是有了些委屈的意思。
  
空气肉眼可见的以一点为中心,向着四周涟漪一样荡开。桌面上安静摆放着的账号卡上有黑点突然一闪,黑色薄雾喷涌而出,渐渐在半空中显出了一个人的模样。
  
即使是第二次看,喻队平静无波的面容下那颗心仍然在叫嚣着。
  
卧槽会喷雾,卧槽还会化人形。
  
真踏马刺激。
  
3.
暗色兜帽中仍然泻出银辉光泽的几缕长发,血色天鹅绒披风拢在肩侧。那人凌空虚坐着晃来晃去,颇有些懒散地抬指挑开兜帽。
  
兜帽滑落的那一刻,银色长发随之披散在肩后。一直隐藏在兜帽阴影里的漂亮面容完全显露出来,皮肤有些近于透明的苍白,一双桃花眼微微上扬着三分含情七分柔软,尖尖的耳朵是银发所藏不住的,暴露在空气里有些下意识地轻抖了抖。
  
喻文州忍不住想,要不要喊小卢看一看,那鬼长得还真好看。
  
而仔细看一看,那人面容上永远恰到好处的温和神色,凉薄唇瓣抿出的不疏不亲,还真是像极了喻文州。
  
喻文州突然有些无奈。都说了建国后不许成精,偏偏是自己的账号卡成了精。
  
准确来说,是他一贯操作的术士角色。
  
正如第一次见面时,那人也是这样放下兜帽,对着面前惊愕到快绷不住人设的喻文州颔了颔首,恭敬严肃而那暗色瞳底又明显带着几分高傲,窗外清风拂过树影绰约。
  
“如你所见,我是你的账号卡角色,索克萨尔。”
  

评论(3)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