翎赐寸心阳

弧至暑假
aph耀中心。勇冒荼岩。
凹凸世界all嘉
全职all喻all周不逆。

【索喻】无药可救「三」

6.
训练休息时间是给每个人自由支配的。比如黄少天一直很热衷于戴着耳机哼着歌,摇头晃脑地登录他的那个QQ,这些丝毫不能影响他大爆手速在职业选手群里刷上满屏的字。喻文州有时看了看屏幕右下角一闪一闪的企鹅上飞速飙升的未读消息数值,深感头皮发麻。
  
他并不想点开那个群去附和几句,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着那群疯子的手速,毕竟他发出去的消息都堪堪挂在话题的尾巴上,又或者还没发出去,那些疯子就已经换了一个话题。
  
喻文州为此收获的蜡烛可以绕地球一圈。
  
“我靠靠靠,叶修你太无耻了吧!PKPKPKPK!竞技场敢不敢来!”噼里啪啦的键盘简直能搓出火花来,黄少天嘴皮子也没歇着,直直把卢瀚文郑轩李远宋晓徐景熙他们吸引了过来,围着人绕成了一堵弯弯的人墙。
  
喻文州突然有了种做贼心虚的感觉,他转过头看了看四周确认了一下现在注意力都在黄少天的电脑屏幕上。
  
笃笃。
  
他戴着耳机,屈指轻轻敲了敲电脑屏幕。
  
“怎么了?”第一视角解除,小小的索克萨尔靠着训练界面里的一块大石头坐着,兜帽掩映下的那张脸上写满了懒散。大大的文字泡从他头顶飘了起来,喻文州却好像真的听到了他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轻柔却天生带着几分凉薄。
  
喻文州一时有些难得的语塞,他只是下意识想跟自己这个成精的账号卡角色说说话,还真没什么具体的事情。
  
他想了想,抿唇把麦拉得更近了些,小声地开口:“刚刚的训练还好吗?会累吗?”
  
“还好,没多累。”索克萨尔抱着手臂抬眼扫了扫屏幕前的这人,弯眉笑了笑,“比起隔壁的王不留行,好多了。”
  
“他?”
  
“刁钻的魔术师打法,我看着都嫌眼花,何况是那家伙。每次训练完恨不得头上都冒星星。”索克萨尔倒真的摆出了和他长谈的姿势,言语不紧不慢话着家常,“还有百花缭乱,放烟花放得自己呛得够厉害……”

喻文州一手撑着脸颊,歪过头去安安静静地看着那一个又一个飘起的文字泡。他眨了眨眼睛,感觉还是有点恍惚。
  
有点像一场梦。
  
7.
“我觉得队长最近不太正常,和以前不一样。”
  
蓝雨食堂里,黄少天鼓着腮帮子满嘴饭菜也影响不了他想要说话的欲望。他一边嚼嚼嚼一边摆出自己认为最严肃的神情向着同桌吃饭的队友们说。
  
当然这一切得背着他的队长说,黄少天再怎么嘴里跑马车也得顾忌着会不会被队长当众开个死亡之门轰掉大半条命。
  
卢瀚文最耿直,目光刷刷刷射向了另一边的喻文州。喻文州此刻正站在打窗口等待着打包,身形挺拔,修长的双腿随意交叠着,微侧的脸上唇角上扬出平和的弧度,黑曜石的瞳孔温润。

“更帅了?”卢瀚文充分表现出一个队长粉该有的素质。
  
“我靠靠靠!”黄少天吓得一巴掌把人头按下来,凑过去低声念叨,“你别直接看啊你看队长都往这里看了,一会儿准怀疑我在背后说了他什么。”
  
喻文州有些疑惑地挑了挑眉,往黄少天这一桌扫了几眼。
  
几个人立刻埋头认真吃饭夹菜,热火朝天,那样子简直是一刻都停不下来去想其他事情。这种局面在喻文州拎着饭盒施施然离开后才有了打破。
  
黄少天松了口气,伸长脖子远眺了喻文州几乎快看不见的背影,往椅子上一瘫:“我说你们就真的谁都没注意到吗,队长打包的是两份饭菜啊。”
  
不愧是全联盟最著名的机会主义者,观察细致入微值得点一百个赞。众人纷纷这么表示。
  
“可能是……队长最近胃口大开?”郑轩咬着筷子这么猜测。
  
“那么多队长是想撑死啊我都吃不下去,队长那小身板能行吗能行吗——胃口大开也不是这么个无止境地开啊!”黄少天立刻否决这个猜想。
  
“该别是有了吧,胃口暴增什么的。”宋晓拿筷子一下没一下地戳着饭,下一刻便遭到其他人的兜头围殴,“我开玩笑的,开玩笑的。”
  
喻文州可完全没他们那样的纠结,他拎着食盒推开房门顺手落上锁,把食盒放在桌上。
  
索克萨尔从账号卡里钻出来,伸了个懒腰便晃到了人后面看着:“还帮我带饭了?”

“总觉得你好歹也成了精,饭总是要吃的。”
  
索克萨尔没有说话,只是站在他身后就这么看着。午后的阳光缱绻地落在喻文州额前的碎发发梢,晶莹地掉进了他的眼睛里,融化成一汪柔波。他就这么低眉专心地解开塑料袋,把一次性饭盒拿出来一人一个摆好,纤长浓密的睫毛上也跳跃着细碎的阳光。

长得挺好看的。索克萨尔忍不住多看了几眼。特别是这么安静的样子。
  
“行了,吃饭吧。”喻文州拿着筷子敲敲食盒边缘,索克萨尔收回了注意力,随口应了一声。
  
他看到筷子的那一刻,脸上的平和突然僵硬了起来。最终那对尖尖的耳朵动了动,有些泛着红:
  
“我不会用。”
 
毕竟是西方精灵。筷子什么的,还真不会用。

  

  

  

评论(5)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