翎赐寸心阳

弧至暑假
aph耀中心。勇冒荼岩。
凹凸世界all嘉
全职all喻all周不逆。

【荼岩】失忆蝴蝶「一」ABO

重拾荼岩坑。ABO,非原著剧情但差不多还是原著背景。
虽然是ABO但是开不开车那就是我自己的爱好了x

1.
轻薄近乎透明的蝶翼扇动几下,那只凤蝶便翩飞而去,像消失在指尖的流沙,徒劳伸手却无法触碰,更无从抓住。

天地惨白一片,混沌不分。他孑然一身站立着,茫然抬眼盯着那渐行渐远的蝴蝶,下意识踉跄着跟过去。

想要抓住它。这是他不甚清明的大脑中唯一的想法,叫嚣着逼他挪动僵硬的腿脚跟上去。

凤蝶上下翩飞着穿过迎面而来的风,最终施施然落下,合拢了翅膀停在了一个人肩上,安静地仿佛只是一个装饰品。

你是谁。他有些艰难地眨了眨酸胀的眼睛,拼命地想要去看清楚面前这个人,但无论他怎么努力,怎么靠近,那人始终离他有着一段距离,模糊不清。

妈的,就跟打了马赛克一样。他有些不满地嘀咕着,灵敏的嗅觉却早已捕捉到了风中裹挟而来的那股清冽的薄荷清香。

“叮铃铃——”刺耳的闹钟声毫不留情地把梦境击了个粉碎,鼓鼓的被窝里翻腾了半天才伸出一只手,在床头摸索了半天,对准那只闹钟狠狠地拍了下去。

安静了。

鬼哭狼嚎的来电铃声却紧接着炸了满屋,被子里的人也终于没了赖床的心思,哀嚎一声掀开被子坐了起来,有气无力地接通了电话。鎏金的晨曦透过窗帘的缝隙溜进来,小心地描摹着年轻男子清秀的面容。淡淡的糖果甜香在这间并不大的屋子里,伸懒腰一样地蔓延。

他叫安岩,今年20岁,是一个omega。虽然是个omega,但安岩自信自己和那些娇柔体弱的同类们并不一样,他可是励志要肩挑半边天拳打所有渣A——当然,这里的渣A其实有特指。

安岩揉了揉太阳穴,掀开被子赤着脚踩在有些冰凉的地板上,伸了个懒腰。

谁都闻得出来,他身上那股甜香清淡而平静,很明显是被标记过了的。

2.
“好的好的,我马上过去。”

安岩歪着脑袋用肩膀夹着手机,手中的锅铲利索地把煎蛋翻了个面,滋拉的油响中香味简直能溢出来。手机那头传来嘟嘟的挂断声,然后回归一片死寂。安岩无端地想起了自己晚上的那个梦,那个时常会出现反复的梦境。

薄荷的清冽已经在他鼻尖萦绕许久了,安岩又怎么会忘记这种信息素是来自于一年前标记自己然后拍拍屁股消失得无影无踪的那个渣A?

哼。

安岩觉得如果自己能再见到他的那位Alpha,他一定能抄着菜刀照着脸狠狠地砍。

唯一遗憾的是半年前处在发情期中的他,并没有能够记下那个趁人之危的Alpha的脸。否则在他臆想出的报仇场面中,对方的脸还能更清晰更解恨一点。

这么想想,安岩还是心情舒畅了些。他颇为愉快地晃了晃脑袋,对着锅里的煎蛋准备铲最后一下。

“啪。”这样做的代价就是那可怜的手机被狠狠摔在了地上。安岩手忙脚乱地丢了锅铲弯下腰去捡手机,按亮屏幕仔仔细细地检查着他的宝贝手机有没有出什么毛病。

还好没有。安岩松了口气,弯了弯眉笑眯眯地亲了口屏幕。

事实证明,祸不单行。他下一刻便闻到了焦味。

我的煎蛋!安岩惨叫一声扑过去关了煤气灶,叉着腰对着锅里黑了半边的蛋神情复杂。

好吧,焦蛋,很不错的早饭,配上牛奶更棒。

安岩乐观地这么安慰自己。

评论(7)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