翎赐寸心阳

弧至暑假
aph耀中心。勇冒荼岩。
凹凸世界all嘉
全职all喻all周不逆。

【索喻】无药可救「四」

犹豫再三,算了你们互撩吧x

8.
扑哧。
  
这回轮到喻文州忍不住地笑出声来,精灵的耳朵以肉眼可见再镀一层红色。索克萨尔扯了扯长发遮住耳朵,摆弄着手中那两根细细的棍子,犹豫再三左右手各持一根,试图用使用刀叉的方式来依葫芦画瓢。
  
很明显他失败了。一根菜叶都夹不上来,力度一大反倒是把几粒米搅出碗去挂在衣领上,甚至还有银发的发梢,看上去狼狈至极。
  
索克萨尔面不改色甚至仍然努力保持着他一贯的微笑,目光一斜便看到蓝雨那位以温和著称的当家把脸埋在胳膊肘里,肩膀一抖一抖,显然笑得很小心且艰难。
  
“想笑就笑吧,憋着难受。”索克萨尔掂量了半天这么说道,但他在心里暗暗决定要是喻文州真的毫不客气地遵从建议,他就让灭神的诅咒“一不小心”再洒人满头满身的粉末。
  
他这么漫无边际地思考时,猝不及防被靠近的暖融鼻息麻痹了每一根神经,全部身心仿佛浸润在一波柔潭里,挣扎着想爬出去,但就是使不上劲。
  
“帮你摘掉米。”轻轻柔柔的话语就是从那弯出好看弧度的唇间流淌出来的,修长柔韧的手掠过索克萨尔的视线,停留在发梢和衣领。
  
索克萨尔很憋屈。
  
因为喻文州离他很近,近到他看见那张白皙面容上黑曜瞳孔中自己竟有些无措的倒影,近到他稍稍一低眉便能看见微敞的衣襟下大片雪白的皮肤和分明的锁骨,近到他觉得从人口中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带着电流,噼里啪啦窜过全身。
  
要命。
  
9.
对于喻文州关于“你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屋里太热了?”这种问题,索克萨尔闭紧了嘴巴表示他不想回答。
  
他现在正襟危坐在桌子前,像个学步的孩子一样仔仔细细观察着喻文州做出的拿筷子示范动作。一向骨子里高傲的精灵也不得不承认,这动作看上去很简单,自己做起来却难得很。
  
明明在喻文州手里灵活伸缩的筷子,到了自己手中却笨拙地相互摩擦,任凭夹住的菜一次又一次半空落下。
  
永远吃不到嘴里的菜,索克萨尔表示心累到无以复加。
  
“嗳,再学不会,菜可要凉了哦。”喻文州悠悠闲闲地给他继续浇点油,“你那姿势还是不对,大拇指要搭在那里……”
  
索克萨尔抬了抬眼皮看着对面的喻文州,银灰瞳底流转着光芒,嘴角噙一抹懒散的笑容,慢慢地抬起了手,屈指轻轻一勾。
  
“你帮我矫正一下姿势好了。”
  
偏生那一勾的动作,就像带着小弯钩的毛刷从喻文州心里这么一刷,勾得他那些小心思全都受不住了,勾得他立刻缴械投降,神出鬼差地走过去,伸手覆住了人握着筷子的右手。
  
手下的皮肤苍白,光滑带着舒适的些许冰凉。覆上去的那一瞬间,并不干燥的空气里却起了小电流,电得双方都有一种想要下意识瑟缩回去的心理。喻文州定了定心神,继续引导着人使用筷子。
  
当然,他很显然低估了零距离接触的威力。
  
指腹的每一次摩挲,手指屈起扣紧的每一次契合,都像放大镜一样将他难得毛躁的小心思放得无比大,几乎要明晃晃地在他眼前显现出来。
  
喻文州凭他一直引以为豪的自控力才保持住了面容上的平静如水,以及不做出落荒而逃这种不符合形象的事情。
  
两人都心不在焉,昭示着这种教学任务也失败得一塌糊涂。最后索克萨尔看着快冷透的饭菜,颇为不甘心地开口:
  
“你喂我吧。”
  
“……”
  
喻文州左右也觉得只有这办法了,总不能让人直接手抓饭吧?他认命地坐在对面,捧着饭盒前倾过身体,一筷一筷地给人把饭菜送嘴里。一口饭一口菜,节奏倒是把握得不错。
  
喻文州不免悲哀地想,我简直现在就跟隔壁微草的王杰希一样,年纪轻轻,父亲这个角色代入得倒蛮好。
  
不过……他低着羽睫掩去了眸底的笑意。这种安逸的感觉,也不赖。
  
“队长队长队长!!!!!”猛然拔高的嗓子带着急促的脚步声从门外走廊上传来,将这平静的气氛打碎成粉末。索克萨尔明显刚刚回过神,被吓得尖耳朵抖了一抖,喻文州还什么都没来得及说,他便一转身化成黑雾缩回了账号卡里。
  
黄少天急吼吼地打开门时,却见到自家队长捧着饭盒拿着筷子,有些尴尬地站在原地。
  
“咦队长你为什么站着吃饭啊?”
  
喻文州低头看了看饭盒,又看了看筷子,抬头时满脸微笑,嗓音柔和如春风:“因为吃得有点撑,站着吃,边吃边消化。”
  
“对了,少天,你今天加训一小时。”
  
“边吃边消化听起来好像很不错的样子——咦咦咦,为什么啊队长!!!我做错了什么吗?!!”

  

  


  

评论(7)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