翎赐寸心阳

弧至暑假
aph耀中心。勇冒荼岩。
凹凸世界all嘉
全职all喻all周不逆。

【荼岩】失忆蝴蝶「二」ABO

改个时间轴。小天使被标记改成一年前,o发情期设定半年一次,是的我任性x

3.
安岩站在人群熙攘的古玩城前,深呼吸一口气松开了攥紧背包带的手。对于一个即将迎来发情期的Omega来说,独自一人来这种人多的地方着实是不安全了些。
  
但有什么办法呢?再找不着合适的工作,每天早上的一个煎蛋一杯牛奶估摸着都要吃不起了。但能接受Omega的工作少之又少,接受Omega保护协会的援助又令安岩无法接受。
  
他可不是那些娇滴滴的O啊。安岩叹着气这么想到。身为一个男人,却是个O,安岩再怎么不甘心但也得认命。
  
安岩抬眼看了看黑压压的人群,盛夏未临但已有些燥热的空气里夹杂着陌生alpha的气息,他有些不安,甚至很想要掏出备用的抑制剂往身上再扎一针。

“你就是安岩噻?张天师说的那个安岩?”
  
关键时刻的声音终于将安岩从压抑的风暴中拯救出来,比他矮了一头、胖得像球一样的Beta站在他面前,操着一口并不纯正的普通话。他透过单片镜片打量着安岩,那一脸灿烂的笑容和周身温和的beta信息一定程度上安抚了安岩焦躁的内心。
  
救星啊。安岩松了口气,回想了前几天那个忽悠自己半天的老头,点了点头。
  
他犹记得那一天他拎着一袋刚买的方便面,拐了个弯便被一个长胡子老头和一个胖子拦住,吓得他差点报警。
  
“小兄弟先稍安勿躁,鄙人姓张,不是坏人。”张天师捋着长长的胡子活像个半仙,安岩在心里啐一口说着坏人都说自己不是坏人,但还是扯出一个带着防备的笑容。

毕竟自己是个Omega,就算对方的气息很明显是个Beta,最起码的警惕心是该有的。
  
张天师完全无视了安岩的防备,乐呵呵地给他递了张名片。
  
“THA冒险协会北京分会负责人?张天师?”
  
安岩把那张被团得不像样子的纸片翻来覆去看了又看,最后诚实地表示自己没听说过THA。
  
张天师清了清嗓子,滔滔不绝:“小兄弟啊我看你骨骼清奇脉相奇特是块可塑之才,不如加入我们THA,保准你走向人生巅峰,迎娶……”
  
旁边的胖子同志一脸惨不忍睹地用胳膊捅了捅人:“老张你这么讲真的很像骗子,而且那位小兄弟很明显是个omega,迎娶啥呀迎娶。”
  
安岩低头看了看那皱巴巴的名片,抬头看了看这俩人,安静地转身向着租房的方向走去。
  
今天晚上的方便面加点火腿肠。他寻思着点点头,很认同自己的想法。
  
“小同志,你缺钱吗?”张天师的声音在后面不依不饶地响起。
  
安岩不争气地顿了顿步伐。
  
“作为omega,你不想靠自己的力量证明自己吗?”

“Omega,也不一定是社会中最弱势的群体,不是吗?”
  
安岩暗自叹了口气,转过身去。
  
4.
面前的小胖子很活泼地介绍完他自己,安岩也回过神来,只依稀记得他的名字叫做江小猪。
  
江小猪回头张望了一下吵吵嚷嚷的人群,很贴心地示意安岩跟着他从旁边绕过去。基本上是第一次遇见这么热情的人,面对江小猪一边走一边不停歇的嘴皮子,安岩心情也愉快了一些,但还有些不太好意思地跟在后面接接话。
  
绕过卖骨笛的摊子,避开两只追逐的小狗,从拉二胡的老大爷身旁经过,最后终于弯弯绕绕跨进了一扇普通的门。
  
安岩此时还并不知道,他的生活将至此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藤萝缠绕生长的院子静谧在午后的阳光下,老旧的红木门上悬着一个风铃,风一吹叮叮当当地响着。
  
江小猪还没推门便大声嚷嚷起来了:“张天师,胖爷,我把人给你们带来咯。”
  
安岩连忙加快步伐跟着江小猪后面进到那屋子里去,抬腿跨过门槛的那瞬间他突然有些恍惚,脑海中再次闪现过那个模糊的身影。
  
“安岩小同志来啦,快坐快坐。”胖子呈现出大字型瘫在沙发上,却仍然热情不减地招呼。张天师捧着茶杯冲他示意了一下坐下。
  
安岩有些拘谨地往下一坐,却又立刻触电般弹了起来。他猛然间瞪大了眼睛。
  
坐在沙发的那一刻,灵敏的嗅觉中出现了一缕若有若无的,薄荷清香。
  
那股缠绵他无数梦中的信息素,淡到几乎闻不出来,可他确确实实地捕捉到了。体内孤寂多时的信息素海洋此刻猛然将它卷入,近乎贪婪。
  
张天师,王胖子,江小猪三人都一脸错愕地看着安岩,好半会胖子才愣愣地开口:“咋啦小兄弟,沙发上有钉子戳屁股?”
  
安岩当然没空去反驳这句话,他扶着太阳穴喘了几口气。他太熟悉这信息素了,以至于认错的可能性基本为零,即使当初只是一夜的缠绵,他只记得昏沉中所有的意识从底端被抛至峰顶,像孤舟在大海中浮浮沉沉,也只记得那人印在他额前唇角脖颈的如薄荷清冷却不失温柔的吻。
  
刻在骨子里的标记。
  
“那个、我能问一下吗,这个沙发在我来之前,还有其他人坐过吗?恩……我说的是Alpha。”安岩僵硬着脸扯出还算灿烂的笑容,这么问道。
  
“之前啊。”张天师想了想,把茶杯放在了茶几上,“Alpha……那就只有小师叔了。”
  
小、小师叔……?安岩看了看张天师的脸,嘴角抽搐着想当初标记我的不会是个老头子吧,不行这剧情太重口了我接受不了啊?!
  
安岩恍惚着神情,有些结巴地问:“他,他多少岁了?”
  
张天师却笑了:“小师叔年轻有成,和你差不了多少岁。只是辈分而已,唤一声小师叔。”
  
那就好。安岩无端松了口气,虽然觉得过度追问不太好,但一咬牙还是问出了口:“他,他去了哪里?”
  
“四海为家,居无定所。没有人知道他的行踪,也没有人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张天师有些疑惑这个小兄弟为什么对那家伙这么关注,但还是一板一眼地回答。
  
这样啊。安岩说不清自己什么心情。之前闹腾着见到这家伙一定要怼着脸砍,刚刚抓住一点点信息时错愕,知道他又离开后情绪跌落了谷底。
  
说不定,一辈子都遇不到那个人。然后拖到26岁时,被强制性配个配偶重新标记,过着每个omega该过的生活。
  
还是想见到他,就算是见到后真要拿个菜刀砍也好,就是单纯地想见到他。

安岩攥紧了手指,又松开,长呼出一口气,坐了下来,对着张天师他们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开口:
  
“抱歉刚刚在想事情,我们开始吧?”

评论(12)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