翎赐寸心阳

弧至暑假
aph耀中心。勇冒荼岩。
凹凸世界all嘉
全职all喻all周不逆。

【索喻】无药可救「六」

12.
常规赛的日程一日比一日紧张,几乎消磨尽了所有闲暇的时光。夏天紧锣密鼓地一步步迈进,季后赛还没到,却仿佛抬一抬眼皮子就能看到聚光灯下璀璨的冠军奖杯。
  
索克萨尔站在一幅幅不同的场景地图中,迎面而来的风穿行天地,拂开额前散落的碎发。攥紧的手心感受到权杖表面繁复花纹的凹凸和独属于金属的冰凉沉重。他抬起眼看向前方逼近的对手,那双银灰瞳孔在游戏界面中显示出森然的空洞,却也在无人看到的视角中闪过一抹生动。
  
他竭尽全力配合着喻文州的操控,甚至想要在操控上发挥出更好的水平——虽然他明白再怎样他的一切行动也是基于喻文州的操作。
  
一道道命令从容不迫地在队伍频道中下达,索克萨尔握紧了权杖,开始吟唱死亡之门。在他的前方,是队友们看似杂乱、却能将他完全置于保护网下的走位。
  
吟唱完毕。
  
交错的气流撕扯银发,索克萨尔猛然一缩瞳孔,向上举起了灭神的诅咒。天地昏暗间轰隆巨响,昭示不详的死亡之门洞开,阴风凄厉嚎响。
  
这是一个信号。
  
几乎是死亡之门开启的同时,四面八方正巧站成包围圈的队友们身形一闪,各出招式将妄想逃出控制范围的对手送回来。他们的配合,从来都是无可挑剔的。
  
所有人都看到,战场上那银发尖耳的暗黑精灵高高扬起手中璀璨夺目的权杖,苍白面容上薄唇轻抿出锋利的弧度,暗黑术士长袍在狂风中猎猎作响。
  
在此间,他就是王。
  
毫无悬念,比赛到此已经分出胜负了。索克萨尔暗暗松了口气,他迫切地想要去看屏幕外喻文州的面容。或许还是那样永远噙着温和的笑容,但那黑眸中一定灼灼着令他沉醉的星光。
  
索克萨尔突然恍惚记起不久前他坐在树上撑着下巴看着远方发呆,夜雨声烦靠着树干擦拭手中的冰雨,永远不懂得疲劳为何物的剑客也不管索克萨尔是否真的在倾听,自顾自谈天说地漫无边际扯话题。
  
夜雨突然顿住话语,他用剑柄敲了敲树干,抬起头看着被唤回注意力的索克萨尔。
  
“怎么了,夜雨?”索克萨尔眼中还沉淀着柔软的云朵,他缓缓眨了眨眼睛,仿佛刚从一场春秋大梦中醒来。
  
“索克,你变了。”夜雨说。
  
“你以前不会在意控制我们的人类比赛输与赢,你从来都是那个样子,什么都不在意,也没有什么能让你过分放在心上。”
  
“但你现在想赢,迫切地想赢,我从你的眼睛里看出来啦索克。真是不可思议,你这一任的操控者——让我想想叫什么名字,喻、喻文州?对你的影响这么大,我说索克,你是喜欢他吗?”
  
夜雨声烦话音落下后便陷入了死寂,精灵的面容被笼在兜帽的阴影下,看不清楚。但夜雨没有放弃,他只是扶着树干,执着地抬头盯着他看。
  
喻文州。
  
索克萨尔突然有点头疼,他轻轻按住悸动的心口,最终长呼出一口气,什么也没说。
  
想要赢得每一场比赛,想要看见喻文州晶亮的瞳孔,想要看见他站在众人前温文尔雅而自信骄傲,想要看到他在此为王,接受一切的欢呼和尖叫。
  
他的荣耀,即为我的信仰。
  
13.
至六月份,常规赛全部结束。意料之中,蓝雨成功进入了季后赛。备战期间的训练都是以调整型为主,而喻文州每晚也都忙碌着研究战术。
  
紧张的氛围让索克萨尔也不能开口劝他去休息,他深知赛程的严峻。他所能做的,就是在每晚以失眠为借口,坐在喻文州旁边借着灯光翻着一本书。

为此,灵魂语者意见非常大——你夜不归宿就夜不归宿,连带着我刚排队买回来的“荣耀大陆最热小说作家鸾辂音尘不可言说的新作”一起消失是怎么回事,我刚看了个开头正欲罢不能着呢?
  
夜雨声烦完全是一副看穿一切的表情,他拍了拍灵魂语者的肩膀,难得什么都没说。
  
暖黄的灯光洒在精灵俊美的面容上,神情专注地低着头看书。喻文州忙碌中偶尔停下来偷偷斜一眼人,忍不住为此刻静谧美好的气氛微笑起来。
 
如果一直能这样下去,倒也是挺不错的。
  
只是……喻文州忍不住再侧过头去看了眼索克萨尔,目光落在那对透着粉色,时不时不自然地抖动一下的尖耳上。看书也能看到耳朵红?喻文州疑惑地探过头,想看看是什么书。
  
下一刻,索克萨尔动作迅速地“啪”一下合上了古书,手腕一甩就把书甩回次元空间里去了。他猛地站起身,带动身后的椅子咯吱一响,转身便往饮水机那边走去。
  
“我、我帮你倒点茶吧。”
  
喻文州:“……?”
  
索克萨尔面对着饮水机深呼吸一口气,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暗中把灵魂语者戳戳点点好几遍——我的天你竟然看这种书……
  
灵魂语者在遥远的异次元打了个大大的喷嚏。他揉了揉鼻子,枪林弹雨正好从旁边走过,提醒他比赛快到了注意身体。
  
喻文州撑着下巴继续对着笔下的本子圈圈画画,窗外拂来的夜风里也带上了浓浓的睡意。他抬头看了看时钟,确认了一下时间。
  
“索克……”喻文州及时刹住了车。
  
索克萨尔整张脸都埋进了手臂里,显然已经坚持不住睡着了。喻文州有些左右为难地站在原地,这么睡着容易着凉,把人喊醒又有些不忍心。
  
最终他还是轻轻推了推索克的肩膀,在人睡意朦胧地应了一声后,把他扶到床上去。
  
明明就很困,还要说是失眠。
  
喻文州帮人掖好被子,有些好笑。
  
他转到床的另一侧躺下,刚盖好被子,那边的精灵不安分地蹭了过来,一个转身手臂便搭在了他的腰上,温热的呼吸就这么落在了脖颈旁,碎发扫过脸颊有些痒。
  
还挺轻车熟路。喻文州无奈地想。他犹豫了半天后抬起手轻轻拍了拍人背,阖拢眼皮睡了过去。
  
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内心深处的那些躁动不安的紧张就这么顺理成章地平息,抿出的唇缝也柔软了下来。
  
明天会怎样,他并不知道。他只知道此刻,一切都是美好的。
  

评论(2)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