翎赐寸心阳

弧至暑假
aph耀中心。勇冒荼岩。
凹凸世界all嘉
全职all喻all周不逆。

【索喻】无药可救「七」

14.
对战兴欣的最后一场比赛,比赛场馆内灯火通明。这场汇集了双方粉丝最热切关注的比赛,决定着谁能够进入四强的比赛,倾注了蓝雨战队上下心血的一战。
  
蓝雨并不轻松。
    
索克萨尔握紧权杖的手心出了层薄汗。他无暇去想屏幕后喻文州的神色,君莫笑的强攻让他自顾不暇。那张仿佛天生带着嘲讽的脸就在自己面前,什么招式都来不及去展开,索克萨尔只有被动地去挨打。
  
狼狈至极。索克萨尔的生命条在大幅度地被缩减,一朵又一朵血色在长袍上妖冶绽开。
  
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他恍惚间记起在此前灯光笼罩的每个夜晚,喻文州坐在书桌前低头认真圈画的身影,暖色的光芒落在他眉梢。
  
索克萨尔痛恨自己有些脆弱的生命条。
  
如果我能够再强一点……他忍不住去责备自己。在被君莫笑贴身强攻的时候,他焦躁,自责,他恨自己为什么不能更好地帮助屏幕后面的那个人,但他无力回天。夜雨声烦他们来不及赶到,流云无法打断君莫笑对自己的攻击。
  
索克萨尔抬眼对上君莫笑似笑非笑的面容和他在自己勉强回击的招式中灵活闪避如鬼魅的身影,他的心突然冷透了。
  
索克萨尔很清楚,这种局势无解。他必定会在攻击中倒下。
  
可他不甘心。在过往这么多年,从第一任操控者魏琛到现在,从来没有什么比赛能让他产生如此强烈的自责和焦躁感,无论输赢,无论场面多么危急。
  
他只是被操控的游戏角色。
  
但喻文州却做到了。
  
真的不甘心啊。索克萨尔竭力抬起权杖想要施放出法术,手刚刚抬起,权杖却黯淡了光芒,落下。君莫笑的衣角堪堪从眼前擦过,他潇洒地转了攻势。
  
落入瞳孔的天空迅速灰败下去,世界归于死寂。
  
索克萨尔,生命清零,出局。
  
输了,败局无法挽回。
  
“假期从今天开始。”他在账号卡中,听见喻文州平静的声音,“下赛季见。”
  
夏天真的来了,铺天盖地。
  
15.
索克萨尔干脆没有出账号卡。他一直躲在荣耀大陆里,缩在树荫下阖着眼睛打盹。夜雨声烦并没有因此放过他,把冰雨一收,便盘坐在他身边喋喋不休。
  
睡觉还有bgm,索克萨尔有些无奈。他就这么听着夜雨声烦从毁人不倦开始念叨,显然没有从荣耀大陆第一剑客被树压得半死这件事中走出来,连带着他的mas黄少天一起谴责加鄙视。然后他开始对君莫笑发动了嘲讽max,丝毫没有要停下来歇一歇的样子。
  
索克萨尔闭着眼睛,思绪早就不知道游离到哪里去了。
  
他觉得自己有点怂,不敢出账号卡什么的。他害怕看到那张朝夕相处的面容上强撑着的笑容,害怕看见那眼底蕴藏着的失望。
  
他害怕看见喻文州难过,他更不敢去面对自己在比赛中的表现。
  
夜雨声烦说完了他想念叨的,突然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索克,别自责了。”夜雨说,“你也要相信你的mas,他是个很坚强的人。”
  
索克萨尔愣了一下,弯唇笑了起来。
  
晚上的时候,他听见了来自账号卡外部轻柔的呼唤声。索克萨尔犹豫了一下,钻了出去。
  
还是在那熟悉的房间里,喻文州穿着一身轻便的白色休闲装,正在弯腰将裤腿整理好,见索克萨尔终于肯出来,兜头便是一套衣服扔过去。
  
索克萨尔接住衣服,疑惑地看他。
  
“换衣服,带你出去玩。”喻文州笑得清清爽爽,索克萨尔没有从他眼中找到任何其他神色,“都放假了,自然要好好休息一下。”
  
索克萨尔迟疑了片刻,便钻进了厕所去换衣服。他可没喻文州那么神定气闲,能够当着面坦然地换衣服。喻文州给他的也是一套休闲服,面料很舒服。
  
索克萨尔从厕所出来的时候,喻文州上下打量了一下他,从衣柜里拿出一顶帽子走过去给他戴上。宽松的帽子压在头顶,正好掩盖住了那对显目的尖耳。
  
“这样不错。”喻文州笑眯眯地给他整理了一下上身的衣服,退后几步再次看了看,点了点头,“很俊的小伙子。”

喻文州往门口走了几步,转过身对着他伸出了手。那只手修长柔韧,曾敲击键盘操控他前行,此刻在自己面前伸展开来。
  
“走吧,索克。”喻文州的声线干净,尾音带笑。
  
索克萨尔这次没有犹豫,大步向前握紧了那只手。
  
“走吧。”

  

  

  

评论(11)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