翎赐寸心阳

弧至暑假
aph耀中心。勇冒荼岩。
凹凸世界all嘉
全职all喻all周不逆。

【索喻】无药可救「八」

时隔挺久的更新吧。
最后是he好呢还是be好呢……

16.
夏天的夜晚总算稍许摆脱了一些炎热,清爽的风撞过身体又活活泼泼地跑过去。小吃街上各种大排档办得红红火火,随处可见光着膀子的年轻人围坐在塑料小桌旁时不时碰个酒杯。
  
索克萨尔平日里通常待在账号卡或是喻文州的房间里,比赛的时候也不过就是换到了宾馆这样的地方。此刻规规矩矩像个被家长带出来的孩子一样踩着喻文州的步伐,琥珀瞳孔转了转忍不住好奇地往四周看,却又硬是要保持他所谓的优雅做出一副见过世面的样子。
  
喻文州熟练地领着人东拐西拐,想必是经常来这一块吃饭。夜色浓得很,又用帽子压着,尽兴的人们谁也没注意到这位蓝雨当家和他身后那个看起来酷似cosplay的年轻人。
  
“吃辣吗?”喻文州进了一家大排档,找了个角落里的位置招呼索克萨尔坐下,手中捏着一张薄薄的菜单,笔已经在上面圈圈画画起来。
  
索克萨尔点了点头,探过头去看了眼菜单,一眼便扫见了“酒”这个字眼。和职业选手打交道这么久,他自然明白一般情况下选手是不能喝酒的。
  
“不是不能喝酒吗?”
  
喻文州笔尖顿了顿,撑着下巴笑眯眯地解释:“因为已经放假了,喝一点多少是没什么关系的吧?”他把菜单交给了老板,回头冲索克萨尔眨了眨眼睛:“索克能喝酒吗,也喝点吧?”
  
也许是他的眼睛过于明亮,酒品惨不忍睹的索克萨尔神出鬼差地点了点头。
  
然后他就很想扇自己一巴掌了。他仍记得自己不知多久之前因为应酬而喝了几杯酒,第二天早上醒过神来时看见夜雨声烦灵魂语者他们不忍直视的神色。但鉴于自己空白一片的大脑,索克萨尔坚定地单方面否决了这些眼神,并自我催眠他们都是联手起来欺负他这个善良的精灵。
  
但是现在,他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了。一大盘热气腾腾的烤串让人食指大动,但旁边冒着凉气的两瓶啤酒给他当头泼下冰水,透心凉。面对着喻文州笑盈盈目光的索克萨尔觉得自己仿佛就是被绑在处刑架上待宰的犯人,他连忙拿起烤串开始往嘴里塞,试图给自己腾出时间来想办法逃脱酷刑。
  
撒着孜然辣粉的烤肉香气扑鼻,顺着食道滑入胃中简直就是一种享受。但索克萨尔余光里瞥见了喻文州不紧不慢地解决了几串后,开了啤酒瓶给双方的杯子满上。
  
索克萨尔已经开始考虑如果对着喻文州撒酒疯的话,他能幸存的几率有多大。
  
喻文州将酒杯递过来,抬起手中的杯子示意人碰杯,然后一饮而尽。
  
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索克萨尔暗自咬了咬牙,爽快地干掉了一杯啤酒。
  

17.
事实证明,精灵的酒品虽然差,但也是分场合的。直到喻文州结账带着人往外走,索克萨 尔都是一脸乖巧安静的样子跟在他后面,如果忽视掉他牵扯着喻文州衬衫一角死死不肯放手的行为。
  
喻文州半是无奈半是好笑,按着衬衫试图把那皱巴巴的一角抽出来时遭遇了抵抗,一个比自己高半头的男子低头扯着衣角走在路上,就算是夜黑风高也足够吸引人眼球。
  
喻文州一时间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先该考虑这种行为的怪异性,还是考虑在这种注目下被人认出来后带着一个醉酒的精灵成功跑路的可能性。
  
他站在原地考虑了一下,伸手覆上了精灵拽着衣角的手背,慢慢地舒展开五指嵌入那指缝间,最终五指相扣。索克萨尔终于放弃了对衣角的执着,转而紧紧地抓住了喻文州的手。
  
他抬起头对喻文州笑了一下,湿漉漉的黑色瞳孔明亮地像刚出生的小兽,不知躲闪不知回避,直直地闯入了喻文州的视线中。
  
喻文州几乎在这种目光中丢盔弃甲。他叹着气并起两根手指在人眼前晃了晃。“你到底醉没醉?”
  
索克萨尔另一只手很迅速地握住了眼前的手指,很认真地掰开看了看,笃定地说:“两根。”
  
好吧,真的醉了。说好的晚上出来玩,还想着带他去江边看看,早知道也不该灌他那些酒。喻文州揉着眉心把人往回带。
  
事实证明他的迅速是有好处的,回到房间的时候索克萨尔整个人几乎无骨一样贴在他身上,嘴里嘟嘟哝哝地不知道在念叨些什么。进房间的时候又捞过了扫帚,硬是称这玩意是「灭神的诅咒」。
  
武器是不能离手的。索克萨尔抱着扫帚神神秘秘地这么告诉喻文州。
  
喻文州看了眼那把扫帚,再看了看他身后缩在角落里杖生无望的正牌权杖,已经失去了吐槽的欲望。他想,再怎么样,也应该是王不留行抱着扫帚说是灭绝星辰吧,这样可信度还高一点。扫帚和权杖很像吗?
  
他没有说出来,因为他发现他说话索克萨尔也不会听的。索克萨尔的话语过于丰富,从魏琛那个时期一直侃侃而谈,后来翻来覆去的就是三个字。
  
喻文州。
  
这三个字意外地吐字清晰,一声一声缱绻像裹着蜜糖。喻文州脸上有些发烫地几欲伸手去捂住他的嘴,最终作罢还是去抢他手上的扫帚试图哄他去睡觉,权当是一个醉酒人的胡言乱语。
  
索克萨尔执拗地抓着那把扫帚,两人的争夺最终结果就是重心不稳,索克萨尔压着喻文州双双跌在了床上,手中的扫帚也由此哐当掉在了地上。
  
喻文州无奈地想,也算是达成了一个目标吧。
  
他神游在外的下一刻,瞳孔一缩映出了精灵放大的面容。温润的触感在唇上无限放大,索克萨尔像是发现了新奇玩物的小兽对着那片柔软的唇瓣又是舔弄又是用齿尖撕咬,最后舌尖扫开了喻文州因为失神而松开的牙关,一时间湿润的交缠亲吻声在寂静的空间里弥漫开来。精灵俯视而来的目光中流转着璀璨的,令人着迷的星光。
  
喻文州抬起手捂住了那双眼睛,有些自暴自弃地回应着这个吻,想着。
  
真的无药可救了。
  

  

评论(5)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