翎赐寸心阳

弧至暑假
aph耀中心。勇冒荼岩。
凹凸世界all嘉
全职all喻all周不逆。

【夜索夜】旧梦「二」

也不知是连着好几天赶路露宿野外受了凉,还是谁又把自己翻出来念叨了几番,坐在桌前捧着茶杯暖手的剑圣无端打了个大大的喷嚏。他揉了揉鼻子,抬眼便看见桌对面坐着的那个人很是嫌弃地让开了身子。
  
“我去王不留行你就不能把你脸上的嫌弃收敛一点吗?我可是风尘仆仆日夜兼程,你好歹也要有个同情心吧?”夜雨声烦一拍桌子有些愤慨地作势要起身,对面也只是回应以一声不屑的嗤笑。
  
“有本事你就别找我。”王不留行一手撑着脸颊歪过头来,宽帽沿也遮掩不住眼中的嘲讽,顶端垂下的金色星星随着他的动作略微晃动着,“正好索克那边是巴不得你永远别在他面前出现,我何必为你在他面前讨个没趣呢?”
  
夜雨声烦瞬间不烦了,他迅速地蔫巴了下去,整张脸都快埋进桌上那堆糕点里去了。王不留行有些于心不忍,他提醒这位剑圣:“脸抬高点,别糟蹋了木恩亲手做的这些点心。”
  
“……”夜雨摸了摸鼻子有些悻悻地抬起头,苦恼地挠了挠头发,“索克他……真的没有提起过我?”
  
“何止是没提过,谁提他都能立刻把话题岔开。”王不留行冷笑一声,抬起手捏了块糕点放进了嘴里仔细咀嚼咽下,才不紧不慢地继续开口,“我一直很好奇,你们俩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要这样老死不相往来?”
  
“其实也没什么,你看我现在不是想回去了吗……”夜雨越说声音越小,他的思绪有些混乱,右手无意识地摩挲着左手无名指空荡荡的根部。那里曾经有着什么,时间的漫长让它脱离时留下了禁锢的痕迹,也在不知多久的日后逐渐抹去了这一存在。
  
湿润的潮气从旧日的时光中挣脱出来,拍打过他的全身,恍惚了他的神思。他们曾经有过年轻明媚的爱恋,出征前交换的一个缠绵的吻,清浅月光下简单的一个拥抱,为对方无名指节处戴上的银色戒指,城东小女孩甜着嘴夸尽了般配而买下的几束红玫瑰。

“现在你想着回来了,当初为什么又要离开蓝雨呢?”王不留行叩着桌面这么问他,即使对面的剑圣此刻明显不在状态,嘴炮能力也因此直线下降直逼轮回的枪王。他也没指望着在索克萨尔那边得不到的答案能够在夜雨声烦这边挖出,其中的理由怕是连他们自己都不想过多回忆。
  
尽心尽力接待了流浪许久的剑圣还要为他操心感情纠纷,担忧一下他的回归是让索克萨尔感到惊喜还是直接拿着灭神的诅咒把人赶出蓝雨大门——当然后者可能性更大一点。王不留行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我药和你庙似乎是宿敌关系吧,但一接触到对面大型犬可怜兮兮的眼神他就没了话说。
  
王爸爸果然是王爸爸,不仅仅是对微草一家老小而言。

“我尽力吧。”王不留行深感头痛,“索克最近带着流云刚结束一场征战,军队在往回撤退,估摸着他也要回到国内了。怎么着也得先创造见面的机会,看看他对你的态度再说。”
  
夜雨慢吞吞地往嘴里塞了满满的糕点,堵塞住了有些哽咽的喉咙。他们有过明媚靓丽的爱恋,也有过最终破碎刺耳的争吵。被风撕碎的话语狠狠砸在地上,发了狠力被胡乱取下的戒指不知所踪,枯萎的玫瑰花瓣洋洋洒洒落了一地,年轻的剑客就这样踏着满地的枯萎背对着蓝雨越走越远,沉默的精灵弯下腰去将一片被鞋跟碾压残破的花瓣捧在手心中央。
  
那是一切的结束。
  
夜雨声烦揉着有些发红的眼眶给自己的嘴里塞了新一批糕点,王不留行善意地回过头去看着窗外。
    
故事的另外一个人此刻正脱离了大部队,无奈地纵马跟在小剑客身后。
  
流云甩着手中不知从哪里扯过来的狗尾巴草在前面驾着马一路狂奔,还是不是勒马回头招呼一下远远落在后面的索克萨尔。
  
“到了微草,你别太为难飞刀剑了。”索克萨尔自知无法阻止自家小剑客对微草前辈的向往,对着那一双可怜巴巴的眼睛头疼地叹着气想着如果现在不让去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翻窗户偷偷跑过去了,一想到这里索克萨尔决定还是自己亲自带着人去微草比较好。
  
起码在必要的时刻能够挽救回尴尬的场面。
  
索克萨尔自然比不得活力旺盛、心情迫切的小剑客,此刻在后面落得越来越远,不得不扶着额哀叹一声。
  
蓝雨的未来,蓝雨的未来。
  
看来他得着重担心一下如何能防止微草将自家未来拐走,人家拐狗是拿肉骨头引诱,微草把飞刀剑往那边一摆,这小家伙估计就乐颠颠过去了,十足地被卖了还要帮人数钱。
  
索克萨尔自己胡思乱想的时间里,微草的边境已经近在眼前了。就像他每次来微草那样,熟悉得很。
  
只是他不会想到,这次多少是不同于以前了。
 
就像此刻还在沉默相对的夜雨声烦和王不留行也不会知道,要创造的见面机会来得这么快,以至于他们连对策都没商讨一下就进入了实战。

  

评论(6)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