翎赐寸心阳

弧至暑假
aph耀中心。勇冒荼岩。
凹凸世界all嘉
全职all喻all周不逆。

【荼岩】失忆蝴蝶ABO「三」

久、久等了。连滚带爬过来填坑。
荼哥持续掉线中。

5.
“不好意思我就想确认一下,你们说我身上怀有郁垒之力?”安岩无端觉得面前两胖一瘦的三个人在集体忽悠他,否则大概就只能用他们头部某方面出现了问题来解释。他把手指转过来对着自己,指尖近得几乎要戳上那对眼镜片,深呼吸了一口气,“你们说的是我?”
  
张天师乐呵呵地捋了捋胡须点了点头:“就是你啊小兄弟,有没有很激动?”
  
不仅很激动,还很刺激。安岩面无表情地掂量着用什么理由从这个地方离开才恰当,以及他觉得今天放弃去应聘一个旅游村的服务岗位而是选择来到这里就是个错误。毕竟安岩在社会主义大旗下根正苗红地活了这么多年,除了觉得自己一个铮铮傲骨的男儿给生成了omega是件不正常但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以外,并不觉得自己身上还有着传说中的郁垒之力。
  
而且,郁垒之力是用来干嘛的?安岩安静地思考。用来替人守门吗?那不是还应该找个有神荼之力的过来和他配合站岗?
  
堂口吹来的风有点过于喧嚣,安岩半个屁股已经离开了身下的沙发,“身体不太舒服”的理由在他喉咙口打了个转即将说出。这时候他眼前一晃只听王胖子高呼一声“小兄弟等等我们可以证明!”,手中便被人塞了一把……
  
水枪?
  
安岩将手心里那把怎么看怎么像水枪的东西翻来覆去认认真真看了几遍,终于确认这就是一把水枪。他抬起头扶了扶眼镜,疑惑且关切地开口:“你们有没有去过脑科医院治疗?还是你们拿了把水枪给我,想让我重新体验一下童年?”
  
张天师一脸惨不忍睹地捂住了脸:“那不是水枪小兄弟……那可是灵能枪。”
  
“灵能……枪?”安岩愣愣地看着那把质地还挺粗糙的水枪,慢慢地扣动了扳机。
  
然后还算温柔喷出的水流糊了刚想说什么的江小猪一脸。安岩和满脸茫然的小猪对视了一眼后,决定还是速战速决赶紧从这里出去为妙。
  
“不是这样,不是这样。”王胖子哭笑不得地拦在刚往门口挪了一步的安岩面前,“小兄弟,胖爷跟你说啊,这玩意呢得集中全身的精神气力,你想像一下你身体内有灵能流动,就跟那个血液循环的感觉差不多,最后把它们都汇聚到手里就好了,你试试、试试,相信胖爷一回。”
  
安岩无奈地站住,闭上眼开始琢磨着感受体内的所谓“灵能”。一方面是他觉得这些人虽然神神叨叨但是也没什么理由来骗他一个家徒四壁的omega,另一方面是王胖子江小猪并排拦在他面前,安岩掂量了一下自认为还是没有什么胜算能从这里通过。
  
跳跃的红色逐渐在他漆黑的视野中升腾起来,一开始还仅仅是星星点点,后来竟是汇聚成了无数交错的熔岩河道。安岩闭着眼咂了咂舌,却还记得胖爷对他的嘱咐:汇聚。
  
艳丽红色的熔岩河道在他的有意识引导下碰了头,一起气势汹涌地向着握紧枪的手奔腾而去。安岩猛地睁开了眼睛,低着头第一眼便看见了自己的手。
  
被红色包裹着的手,连带着那把灵能枪都一起灼灼生辉起来,映着整个屋子都是红色的。安岩无端松了口气,手中的红色像潮水退去得一干二净。
  
他们说的都是真的。安岩在接触了体内从未发现过的灵能的那一刻便知晓了这个事实。他真的拥有不同于寻常人的力量,他真的能够走上不同于普通omega甚至包含了绝大多数人的路。
  
被命运戏耍为omega的安岩,终于能够稍稍松下一口气。

我得证明我自己,安岩这么想着。在他身上所打上的,不应该是omega,而应该先是名为“安岩”的标签。
  
6.
在平板上按下指纹然后被告知已经加入THA的安岩再三思考下还是提出了想要去看看他们那个小师叔离开前居住地的请求。终于搞定了安岩的张天师心情舒畅,于是毫不犹豫地出卖了他一直尊敬的那位小师叔给出了留在他那边的房门钥匙,丝毫没有察觉面前这位omega眼底复杂的神色,也无从知道在此之前他还想要拿着菜刀对着小师叔的脸怼。

甚至于在他提醒安岩THA里有诸如罗平这样的alpha需要小心接触,安岩笑了一下颇有些不太好意思地告诉他自己已经被标记了虽然标记自己的人拔屌无情,这时候张天师竟然还有心想了想渣A人人得而诛之并一脸愤慨地向安岩表示如果找到那个渣A他们一定出马替小兄弟把那人揍得鼻青脸肿。
  
至于beta干架干不干得过alpha,张天师考虑了一下自己和罗平的关系并颇有自信罗平是能够过来帮忙的。而一旁的安岩皮笑肉不笑心说不就是你们那个小师叔吗。
  
木门看起来有些年久失修,推开的时候发出吱呀的声响。安岩站在门口眯了眯眼睛,下一刻被残余在空气中的薄荷清香扑了满脸。
  
纵使是一年未接触,一个omega对于标记他的alpha的信息素还是很敏感的。他全身的细胞仿佛都活跃起来,孩童一样地竭力想要依偎在这种信息素身旁。安岩晃了晃神抓住了门框,这才开始观察这个小屋。
  
屋子不算太大也并不是很狭小,家具简洁地摆放着,没有过多花哨的装饰。窗边摆放的绿萝还在斜照进来的阳光下舒展着枝叶,掩映下绰约的影子。靠窗的餐桌上摆放着一套茶具,茶杯或许由于主人匆忙的离开而保持着原样,还剩的半杯茶水早已凉透。
  
安岩深呼吸一口气闭上眼睛,薄荷清香有些稀薄,但这并不影响他沉溺在这种信息素中,他像是渴水的鱼。长期离开自家alpha的omega会在身心上感到一定程度的痛苦,尤其是在发情期的时候,安岩仍记得那几天他是如何咬着被单昏天黑地,清醒后发现被单都被他咬破了,全身湿淋淋地仿佛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什么力气都没有。
  
安岩闭着眼睛感受这些久违的信息素,想着这个标记他的alpha。他会坐在窗边安静地喝着茶,阳光透过绿萝茂密的枝叶斑驳在他的脸上,覆在他低垂的眼睫上。
  
安岩不得不承认自己在内心是渴求他的,天性中对他的依赖。安家人丁稀薄,早年父母离异对自己又是死活不管,这从安岩被人标记的事情竟然只有逢年过节来探望的堂哥安份发现就可见一斑。安份在堂弟嘴中实在是套不出更多关于这个alpha的信息只能作罢,开始转行媒婆职业给安岩介绍了一个又一个alpha,期望能有个称心的把这个主人是谁都不知道的标记覆盖了。
  
安岩全都拒绝了,一方面是那群alpha要么直A癌要么单纯安岩看着不顺眼,另一方面就是他内心隐隐对着这个alpha还有所期待。
  
毕竟,他的信息素这么好闻。
  
安岩在餐桌旁坐着发了会呆,又去这个小师叔卧室转了转,最终是确认了没有其他omega的残留气息。这一点认知让他还算是心情舒畅的。
  
如果他搞了自己还有其他omega,那就不只是拿着菜刀怼脸这么简单了。
  
安岩离开屋子的时候仔细把门锁好,手指绕着钥匙圈晃了晃。他插着兜往外走了几步,初夏的阳光铺天盖地笼罩过来。他眯起眼睛抬头看了看,一只蝴蝶展着薄薄的翅膀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从他眼前轻巧地掠了过去。
  

评论(23)

热度(55)